全球航运业面临资产搁浅风险

各国如果实现到本世纪中叶减少煤、油、气用量的宏伟目标,很多船只恐将变成废铁。

Large container ship at sea

图片来源:Thinkstock

一项新研究称,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会给航运业造成复杂影响,迫使船主们淘汰那些无法盈利的船只,并取消新的船舶订单。煤、油、气占海上贸易量的40%,但到2050年煤炭、石油、天然气的消费量将分别减少80%、50%、以及25%。而生物燃料等其他商品的数量有限,很难填补这个缺口。

研究咨询机构国际海事战略组织(MSI)受欧洲气候基金会委托进行的这项研究认为,随着能源消费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和生物燃料,航运业将经历一场“积极而漫长的转型”。该报告警告称,“船队运力、以及受影响行业的收入和资产价格将经历数十年的下滑”。

在许多国家,即便没有补贴,陆上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在价格上也早已比现有的化石燃料技术更便宜。的确,风能和太阳能不仅对准备中新的的化石燃料能源项目构成威胁,还将日益削弱燃煤电厂等运营项目的竞争力。同样,电动汽车和道路运输效率的提高都将抑制对石油的长期需求。

这种趋势可能会大大减少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运输需求。该报告发现,如果各国能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到2050年煤炭在全球能源需求中所占比例将从四分之一下降到不足5%。石油将从三分之一下降到不足20%,天然气将从四分之一下降到15%。在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情况下,变化不会那么明显;煤炭消费量将下降,石油保持稳定,天然气将增加。整体上,到2050年化石燃料占全球能源供应的比例将从目前的超过80%下降到70%左右。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去年表示,如果世界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就需要“社会各方面作出迅速、深远和前所未有的变化”。该机构警告说,平均气温上升2摄氏度,将导致海平面进一步上升10厘米,珊瑚礁将遭到破坏。它还将加剧热浪和冰川退缩,并导致更严重的风暴、洪水和干旱。

资产搁浅

一段时间以来,专家们一直警告:如果各国加快在气候问题上的行动以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燃煤电厂等化石燃料项目可能会成为“搁浅资产”。这一术语通常指那些贬值或意外及过早成为负债的资产。

这项新研究表明,如果可再生能源快速扩张,以及会产生污染的技术面临更多的监管和金融障碍,航运业也将面临资产搁浅。

报告称:“船舶融资者也将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困境,他们的收入无法偿还债务,船舶预期寿命减少等原因都让船舶报废前收回贷款的期限缩短了。”

尽管航运业“动荡的市场环境”导致了船舶订单和航运需求的盛衰起伏,但航运业的基本趋势一直是正增长。然而,该报告警告,这一趋势将“由于全球能源需求结构的大规模调整而逆转”。

几乎一半的原油首先运往炼油厂进行加工。炼油厂输出的成品油占石油消费总量的四分之一。全球约15%的煤炭通过船舶运输。

在全球气温上升低于1.5摄氏度的情况下,到2030年干散货航运的市值将下降一半,然后才会恢复增长。到2045年,油轮运输市值将减少20%。不过,并非所有类型的船舶都会受到负面影响。对集装箱船的需求将会增长,因为它们装载的是制造业产品,而不是能源大宗商品。

大多数船舶的最低使用年限为20年。因此,如果航运行业要避免因能源大宗商品交易剧减而导致的资产搁浅,就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报告建议减少油轮和散装船的订单,并将船舶选择重点放在较小的散装船上,因为随着煤炭运输的减少,这些货船能够更好地适应其它货物。

伦敦大学学院能源与航运专业副教授特里斯坦•史密斯表示:“这份报告强调了拥有运输化石燃料的船舶和为其提供融资所面临的风险。这个风险显而易见,但似乎一直被低估了。”

史密斯补充说,航运面临的风险不仅与货物相关,还与航运排放监管有关。航运排放监管将促使从2030年开始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和相关机械。“目前,这些风险极有可能在造船业、船舶采购、船舶融资和世界贸易方面造成不必要的动荡。那些开始考虑这些风险并努力发现机会的企业,无疑将更容易平安度过这场动荡。”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