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鲨鱼的生死分水岭

在本周的CITES会议上,各国政府可以为最濒危的鲨鱼种类打开生路。

A shortfin mako off the coast of New Zealand (Alamy)

新西兰海运的短鳍鲭鲨。图片来源:Alamy

鲨鱼对长途旅行并不陌生。它们是地球上活动范围最广的物种之一,已知的迁徙距离超过2万公里。但是,每年有6300万到2.73亿条鲨鱼死于无休止的过度捕捞,主要是为了它们的鳍,迁徙之旅充满危险。但是,今年将是所有鲨鱼保护征程中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鲨鱼从此将受到正确的保护和管理,远离灭绝的深渊。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183个缔约国的代表齐聚日内瓦,参加公约三年一次的会议。他们将在会上审议将500多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纳入公约附录的建议,以规范国际贸易。关于鲨鱼和鳐鱼的有三项提案,提议将短鳍和长鳍鲭鲨、10种龙纹鲼和6种及达尖犁头鳐列入附录II。提案如果被采纳,公约将要求各国证明这些物种的贸易是合法的、可持续的,并且不会伤害野生种群。这将是鲨鱼列入CITES名录进程中的一个分水岭,进入名录的具有商业价值的鲨鱼和鳐鱼种类几乎翻了一番。

过去10年,我们已经看到鲨鱼和鳐鱼保护有了显著进步,但这个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在2013年之前,鲨鱼保护者们不得不发起激烈的运动,以对抗长期不愿将任何具有商业价值的海洋鱼类列入CITES的情况。但2013年出现了一个重大突破,五种经常买卖的鲨鱼和所有蝠鲼被首次列入名录。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将更多的鲨鱼品种列入名录,无论是国家数量,还是鲨鱼品种的数量都是创纪录的。

取得今天这样的成果需要的是多个方面同时取得进展。首先,倡导者和科学家悉心引导公众正确认识鲨鱼,从吃人的“仇敌”转变为生物学上的奇观、生态上至关重要的海洋朋友。其次,科学表明了致命的种群数量下降及其原因——主要是由国际鲨鱼和鳐鱼产品市场驱动的过度捕捞。或许最重要的是,鱼翅和DNA鉴定指南等工具的发展表明,我们掌握着有效执行CITES鲨鱼和鳐鱼名录的资源。

尽管近年有所改善,鲨鱼和鳐鱼仍然在以不可持续的速度遭到捕杀,无论是为了它们的鳍或肉,还是在工业捕捞作业中不加区别地杀死。这些物种中有31%面临灭绝的威胁。

遗憾的是,科学家带来的仍然是坏消息。2019年,在鲨鱼保护基金的支持下,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鲨鱼专家小组(SSG)发布了两套严厉的警告。3月,该小组将短鳍鲭鲨和长鳍鲭鲨的濒危等级从易危提高到濒危。7月,第二次警报响起。SSG宣布,在16种鲜为人知但外貌奇特的及达尖犁头鳐和龙纹鲼中,有15种现在被列为极度濒危,仅比野生灭绝低一级。

尽管鲭鲨、及达尖犁头鳐和龙纹鲼的数量急剧下降,但它们不受任何国际贸易规则的约束,鲭鲨捕捞几乎不受管制。但在未来几周内,这一情况可能最终会发生变化,183个CITES缔约国将以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支持该提案。日内瓦会议的成功将使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鲨鱼(短鳍鲭鲨)和世界上最濒危的海洋鱼类家族(及达尖犁头鳐和龙纹鲼)在漫长的恢复道路上取得重大进展。

CITES是各国认真对待的少数几项国际保护公约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如果它们未能执行这些措施,就会面临国际制裁。名录上这些新增内容将使CITES成为全球鲨鱼保护和管理的更大推动力,并将标志着鲨鱼管理的新篇章,而不是故事的结束。

CITES名录的实施带来了可持续的鲨鱼和渔业管理。这包括投入资金开展基于实证的研究,并与当地政府和社区、渔业管理者、港口官员、渔业经营者和其他各方进行接触。这些举措可以改善全球渔业管理,防止进一步的灭绝。

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可以为成功防止鲨鱼和鳐鱼灭绝确定方向。不过前路依然漫长。受到监管的鱼翅交易还不到20%。如果2019年的名录获得通过并得以实施,这一比例可能会上升,但仍远远不够。

从长远来看,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对所有受到威胁、进行商业交易的鲨鱼和鳐鱼物种进行可持续的管理,并且使所有出口和进口国家都拥有充分执行其法规所需的政治和实践工具。对我们来说,现在还来得及将鲨鱼从毁灭的深渊中成功救回。2019年8月将成为鲨鱼4亿年生存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