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

世界各国决定携手终结塑料污染

联合国关于终结塑料污染的决议草案被形容为《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国际环境协议。
  • en
  • 中文
<p>内罗毕会场外由塑料垃圾组成的艺术作品。图片来源: Alamy</p>

内罗毕会场外由塑料垃圾组成的艺术作品。图片来源: Alamy

联合国已经为展开谈判并达成全球首份旨在结束塑料污染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奠定了基础。本月早些时候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环境大会为未来达成这一条约搭建了框架,其中着眼塑料的整个生命周期,以解决所有环境中而不只是海洋中的塑料垃圾问题为目的的条款尤为来之不易。

3月2日达成的这项决定赢得了175个成员国代表的掌声、欢呼和泪水。此次各国代表齐聚一堂,就若干多边环境协议展开谈判,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份塑料协议。“我们的底线是,清除环境中的塑料污染,”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在全体闭幕会议上说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我刚开始研究塑料问题的时候,大家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还没有达成广泛共识,甚至都还没有对这是个问题达成共识,”普利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Plymouth)海洋科学家理查德·汤普森(Richard Thompson)说。汤普森30年来一直从事塑料污染研究,并创造了“微塑料”一词。

过去20年间塑料产量翻了一番,从2.34亿吨增长至4.6亿吨。现在人们普遍认为由此带来的严重污染无论自愿行动还是国家行动都不足以解决。近年来,在一份科学家宣言和大众舆论的支持下,各方都在大力推动采取全球一致行动应对这一问题。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上个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其调研的28个国家中90%的公民都认为需要达成一项应对塑料垃圾问题的全球条约,其中墨西哥、秘鲁和中国对此的支持度最高。这一主张甚至得到了可口可乐、雀巢、联合利华等高度依赖塑料包装的生产商和品牌的支持。

随着各方的支持不断加码,各国最终在2月下旬为时一周的谈判中同意以一份由卢旺达和秘鲁提出的和另一份由日本提出的提案为基础,制定最终决议草案。经过几天激烈的讨论和修改,供各国环境部长讨论的决议草案终于在2月28日,即联合国环境大会开幕之日的凌晨完成。

雄心勃勃,有紧迫感,包罗万象

这份被采纳的草案被称为将是《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协议。它要求最终达成的条约应具有法律约束力。这一点在谈判开始时并没有得到保证。文本呼吁“终结”而非减少塑料污染,并极具雄心地将2024年定为敲定这一条约的最后期限。“各国齐聚一堂并表示‘我们认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希望尽快采取行动,’”谈判观察员、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海洋项目副主任克里斯蒂娜·迪克森(Christina Dixon)说。

有了这项具有雄心的决议,谈判代表最终达成一份适用范围狭窄且缺少约束力的条约的风险就大大降低了。这令民间社会团体感到欢欣鼓舞。文本要求谈判必须专注于终结所有生态系统中的一切塑料污染,而不仅仅是海洋环境中的塑料污染(由于塑料污染给海洋环境造成了大规模影响,目前大多数政策努力都集中在海洋上)。考虑到河流是海洋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这一条款非常重要。

塑料行业总是说,‘我们需要更好的拖把’,但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关掉水龙头。
克里斯托弗·秦,非营利组织海洋意识、研究与教育中心执行主任

决议还对“影响”一次进行了宽泛阐释,不仅考虑了塑料垃圾,还考虑了塑料中的化学物质对人类健康的影响的具有确凿依据的风险。目前微塑料已经被发现出现在人类胎盘等器官中。

重要的是,它明确提出,未来条约若想取得成功,必须着眼于塑料的整个生命周期。这意味着它将不仅局限于塑料废弃物的处理,还可能涉及减少塑料的生产,尤其是一次性塑料的生产。

“塑料行业总是说,‘我们需要更好的拖把’,但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关掉水龙头,”一次性塑料立法专家、非营利组织海洋意识、研究与教育中心(Centre of Oceanic Awareness, Research and Education)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弗·秦(Christopher Chin)说。该组织也是此次会谈的观察员。他认为决议“从更全面的角度看待塑料污染”,从而回应了这一需求。

Espen Barth Eide, UNEA president and Norway’s environment minister, passes the plastics resolution with a bang of his gavel
大会主席、挪威气候与环境部长埃斯彭·巴特·艾德(Espen Barth Eide)一锤定音,代表大会通过了这份塑料协议。图片来源: UNEP/FlickrCC BY 2.0)

环境调查署的迪克森指出,决议中关于融资的条款将在它条约生效后帮助各国履行自身的法律义务。这一点之所以重要,原因在于正如文本所强调的那样,建立新的循环经济将是限制塑料生产、提高回收率和延长塑料使用寿命的关键所在。对于那些尚不具备能力的国家来说,这些方面的提升需要投入大量资源。

此外,决议还呼吁制定国家行动计划,改善对塑料的生产和废弃的监测,这对衡量进展至关重要。它还强调土著和传统知识在形成解决方案过程中可以发挥的作用,并承认非正规拾荒者在全球塑料回收中扮演的角色

“大体来说,我们对决议的内容非常满意,”迪克森说。“文本提到了健康,说明我们可以讨论塑料释放的有毒物质,”她说。“决议谈到了可持续生产和消费,意味着汇报塑料生产情况会成为讨论的议题。”但是她提醒说,“现在是艰难工作真正开始的时候。”。

从决议到条约

决议决定成立一个政府间谈判委员会,负责讨论制定最终条约中的各项条款。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定于2022年5月在塞内加尔举行。

一些讨论将尤为艰难,比如条约将如何促使所有国家采取必要行动,如建立循环经济基础设施,以改造其塑料经济。哥伦比亚律师莫妮卡·德·格雷夫·林多(Mónica de Greiff Lindo)代表七十七国集团(G77)和中国在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发言时强调,发展中国家需要来自发达国家的资金和技术转移来帮助其向可持续的塑料消费和生产系统转型。她表示,明确各国在这方面的义务将非常重要。

另一个挑战在于建立起可以支撑塑料替代品和回收材料产业的市场。“我们认为该条约能够推动进步,”消费品巨头联合利华全球可持续事务高级经理艾德·谢泼德(Ed Shepherd)在联合国环境大会边会上发言时说。但他还说,原生塑料价格低廉可能会让企业缺少动力生产符合循环经济需要的新产品。条约若想纠正扭曲的市场动态,一个方法就是引入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把塑料垃圾的处理成本纳入生产成本,或对原生塑料征税。

克里斯托弗·秦告诫说,决议文案中围绕塑料“整个生命周期”的开放性措辞可能会让人对塑料“生命”的确切起源,以及该由谁来对塑料生产和废弃物负责产生疑问。“塑料的生命周期究竟是始于产品,还是聚合物,还是原料被开采出来的那一刻,人们会众说纷纭,”他解释说。这一点上,迪克森表示,环境调查署会密切关注谈判过程中的游说情况,因为生命周期这个新的关注点可能会把化石燃料公司牵扯进来。“化石行业原本不太担心这一点,直到决议现在被采纳了,”她说。

寻找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汤普森表示这一全球性协议必将激起一股寻求解决方案的热潮,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开展更多研究来确定哪些才是真正有效的方案。“我们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证据证明塑料的危害,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决定在何种条件下如何使用何种解决方案来取得最佳的效果,”他说。

这将需要环境科学家、经济学家、材料科学家、行为心理学家,以及其他领域的科学家通力合作,找到围绕塑料整个生命周期的整体解决方案,他说。否则,条约就面临着执行错误措施的风险。

与此同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英格·安德森敦促各国将此次谈判的势头带回国内,并把本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主办国肯尼亚作为榜样。该国最近果断出台一次性塑料禁令。“不要坐等塑料条约的批准和签署,”她说,“你们有很多事可做。”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