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

桑多尔·穆索:国际海底管理局不适合监管海洋活动

国际海底管理局(ISA)前环境和矿产主管表示,该机构正在促进深海的开发,而不是保护。
  • en
  • 中文
<p>深海采矿将威胁鲜为人知的深海物种的栖息地。图片来源: Okeanos Explorer/NOAA/CC BY 2.0</p>

深海采矿将威胁鲜为人知的深海物种的栖息地。图片来源: Okeanos Explorer/NOAA/CC BY 2.0

深海海底布满了千百万年来形成的不计其数的矿物。除了最丰富的铁和锰,还有铜、镍、钴、锌和各种稀土。这些矿物长期以来一直在陆地上开采,是智能手机、电视和汽车等日常用品不可或缺的原料。

它们也是太阳能电池板等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核心原料。一些人认为,如果不从深海开采这些矿物,世界就无法脱碳。他们说,陆地采矿的负面生态影响远大于深海采矿,温室气体排放也更高。

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民间团体呼吁暂停深海采矿。他们认为,气候变化、污染和过度捕捞已经给世界海洋带来了重压,而我们却在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各种风险的情况下就制定采矿法规。他们的立场最近得到了包括宝马、沃尔沃、三星和谷歌在内的知名西方公司的支持

在这场辩论中,桑多尔·穆索博士(Sandor Mulsow)坚定地站在反对开采的一方。这位智利海洋地质学教授曾在2013年至2019年担任国际海底管理局(ISA)环境管理和矿产资源办公室主任。

ISA是联合国指定的负责制定最终采矿管理规则的机构。围绕这一问题的谈判因新冠肺炎疫情多次延期,并将于12月6至15日在该机构的牙买加金斯顿总部恢复进行。

穆索目前在智利南部沿海城市瓦尔迪维亚的奥斯特勒尔大学(Universidad Austral)工作,他围绕海洋问题撰写了30多篇科研论文和数百份法律报告。

他通过视频电话接受了中外对话海洋的专访。


中外对话海洋(以下简称“中”):您说的即将发生的悲剧是什么?

桑多尔·穆索(以下简称“穆”):目前,有人正在运作,希望开始开采海底矿物。而采矿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海底采矿成本要低得多,这对业界很有吸引力,而且地点非常偏远,那里没有人会抱怨。


中:深海采矿的问题是什么?

穆: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我们必须保护它。总有人对我们说海洋是巨大的,占地球表面的70%,我们觉得它可以容纳一切。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每个国家把什么东西都往海里扔的原因,以为这样它就会消失。但当我分析海洋中所有水的体积时,发现它只有地球的千分之一。换言之,这是一个极其脆弱的环境,但我们并没有给予它应有的保护。

Deep seabed mining machines manufactured by Nautilus Minerals (Image: Nautilus Minerals)
用于挖掘深海海底的采矿机。图片来源:© Nautilus Minerals

中:谁负责确保海洋的保护?

穆:国际海底管理局(ISA)应该是负责机构,但事实上它并没有这样做。它背后还有其他利益的驱使。目前,ISA肩负着两项自相矛盾的职责。一方面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36至145条规定的,关乎人类的共同继承财产、寻求各国权利平等、促进海洋科学研究,以及一些非常积极的事情。但另一方面,该公约中还有第150、151和152条这种侧重于生产、开采和利润的条款。


中:所以,它的使命本身是正面的
……

穆:如果我们掌握了充足的知识,那他们的职责将有积极的意义。可我们对海底所知甚少,又没有足够的数据和研究来了解海底的真实情况。在担任ISA环境管理和矿产资源办公室主任的五年中,我看到了许多违规行为。


中:您能举个违规行为的例子吗?

穆: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Clarion-Clipperton Zone)位于墨西哥和夏威夷之间的太半洋中部,是勘探最为频繁的地区之一。据估计,其面积几乎是墨西哥的两倍,有17份勘探合同涉及的面积均为75000平方公里。有承包商发送了100份他们在特许勘探区内发现的样品——这说明不了什么。就好比我们到40平方公里的纽约中央公园中心,用一根10厘米的试管做一个测试,以确定整个公园有多少蠕虫。用这种方式衡量生物多样性可能吗?我们将如何衡量自身正在造成的真正影响?用这些数据没办法衡量。但是,他们却想靠这些数据来推进水下采矿。

互动地图:在哪开采,开采什么
切换开/关

中:您怎么看ISA的工作?

穆:新承包商很受偏爱。研究工作做得很少,但ISA仍然想进行采矿。正如我刚才所说,他们正在接受非常糟糕的证据。ISA目前做出的反应是支持海底采矿的利益。


中:今年
6月,小岛屿国家瑙鲁援引了一项以前从未使用过的规则。根据该规则,ISA必须在两年内允许采矿,无论当时有何规定。瑙鲁触发这条规则有何重要意义?

穆:2013年,时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宣布,未来30年,水下采矿将为英国经济带来400亿英镑(530亿美元)的收入……因此,对于瑙鲁提出了这一要求我并不感到惊讶,它既是一个经济刚刚起步的岛屿,也是英联邦的一部分。这一战略举措的背后是The Metals Company(一家来自加拿大的公司)及其前身 DeepGreen Metals Inc.(深绿金属),它们正在千方百计推动海底采矿。


中:感觉情况还完全不清楚
……

穆:还有一个例子。同属英联邦的牙买加刚刚赢得了一份勘探合同。当我看是谁在幕后操纵时,发现竟然是一些在英国只值一美元的公司。而这些公司要为未来五年高达200万美元的勘探成本正名。这怎么可能?ISA的秘书长、英国人迈克尔·洛奇(Michael Lodge)如何不对这种情况进行技术分析,或问这笔钱从何而来?有点奇怪,不是吗?


中:对此您想说些什么?

穆:看看深绿公司的视频。我们正走在径直破坏海洋的道路上。如果袖手旁观,2023年6月25日,瑙鲁就会“触发”海底采矿的“炸弹”。届时所有国家都会跟风,这将会带来巨大的混乱和前所未有的破坏,因为没有人会控制这一活动。

按照ISA目前的工作方式,它不足以胜任海洋活动的监管者职能。

中:对于ISA呢?

穆:如果它继续保持一贯的态度,将对水下采矿放任自流。12月有一个会议,但这些会议无所作为。它们只在技术上和法律上批准秘书处提出的一切文件,没有任何异议。大多数成员保持沉默,没有人发声。ISA最终将批准开始这场海洋开采。


中:出路是什么?

穆:在短期内,我们需要的是各国签署一项暂停令,在我们对应该做什么有科学把握之前,不允许开采。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如果没有人对海洋中发生的事情感兴趣,谁会反对呢?这关系到很多钱和利益。

ISA还需要进行改革,以确保决策和监管过程透明、负责、包容、有效并对环境负责。只有当ISA是联合国的一部分时,才能做到这点。目前ISA独立运作,不向任何人报告。

ISA存在的不透明性让它行事随心所欲、无所约束。法律和科学之间的天平必须是平衡的。目前,做决定的纯粹是律师。有些官员是业界的刺探,他们更偏向于公司利益,而不是公共利益。按照ISA目前的工作方式,它不足以胜任海洋活动的监管者职能。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