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

伊丽莎白·穆雷玛:达成生物多样性协议仍需努力

随着COP15的临近,《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向中外对话海洋介绍了新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协议的下一步行动。
  • en
  • 中文
<p>伊丽莎白·穆雷玛出席本月早些时候在里斯本举行的联合国海洋大会。图片来源: IISD/ENB | Kiara Worth</p>

伊丽莎白·穆雷玛出席本月早些时候在里斯本举行的联合国海洋大会。图片来源: IISD/ENB | Kiara Worth

经过两年的延期形式的改变,《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于今年12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如果各国要在未来十年内就保护生物多样性达成新的全球协议,接下来几个月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本月早些时候在里斯本举行的联合国海洋大会(UN Ocean Conference)期间,中外对话海洋与《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伊丽莎白·穆雷玛(Elizabeth Mrema)讨论了迄今为止取得的进展,并谈到了为什么谈判从中国移师加拿大,以及在大会之前还需要做哪些准备。

Elizabeth Mrema interview at 2022 UN ocean conference
(Image: Jessica Aldred / China Dialogue Ocean)

中外对话海洋(以下简称“中”):《生物多样性公约》如何与此次里斯本联合国海洋大会的内容相融合?

伊丽莎白·穆雷玛(以下简称“穆”):海洋不是孤立的,尤其当我们在寻找解决方案时。生物多样性是生命的基础:它提供了食物、空气、水和碳储存。你可以看到其间的联系。我们缔约方正在制定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它将涵盖与海洋有关的行动(这些行动涉及了大多数目标),正如它也将是落实《巴黎协定》的框架一样。我们许多人都犯了一个错误,认为关注海洋意味着只关注针对“水下生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SDG14),但这个目标必须结合其他目标来实现。只靠“单打独斗”,它是无法成功的。

中:到目前为止,在里斯本达成了哪些有助于推动《生物多样性公约》取得更强有力成果的协议?

穆:在《生物多样性公约》下就到2030年保护30%的海洋面积展开了很多讨论。这就是框架的用武之地。但在草案文本中,这个目标仍被放在括号内(即尚未定稿)。要让它被完全接受,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不过现在已经有100多个国家接受了这一提议。

中: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COP15从昆明搬到了蒙特利尔,这意味着什么吗?

穆:我们的缔约方大会原定在中国举行。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会议已经推迟了四次。我们现在眼看着要开会了,但2022年中国面临着疫情的重大挑战。成员国坚持认为缔约方会议必须在今年举行,但我们的东道主需要更多时间来评估情况。对中国来说,放手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他们已经为缔约方会议进行了两年的筹备,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而加拿大必须在六个月内完成会议的筹备。

中:现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会议将于11月在埃及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后举办,那么这个时间安排对这些计划有何影响?

穆:我们最初希望COP15先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但那已经不可能。在中国接棒之前,埃及是《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四次缔约方大会(COP14)的东道国。部长(雅斯明·福阿德,埃及环境部长和沙姆沙伊赫气候变化大会特使),我们的COP14主席,现在希望将生物多样性纳入气候变化大会的讨论。我们将有一整天的时间(生物多样性日)专门来把气候和生物多样性联系起来。这将让我们很好地从建立议题上的联系过渡到在蒙特利尔将其纳入框架中予以落实。

中:目前对生物多样性协议的期望是什么?

穆:我们本来以为内罗毕会议(6月举行的一次工作组会议)之后,我们可以给缔约方大会准备一份相当干净的好文本,因为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工作组会议。但我们还是没有做到这一点。进展缓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草案中有许多括号。不过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在3月的日内瓦会议上我们未能讨论所有目标,但在内罗毕会议上我们讨论了所有目标,甚至是新的目标。因此,仅在一周内就取得了进展。

在基因资源数字序列信息这个有争议的问题上也取得了良好进展。在达成前进路线图的问题上有所进展。各方将在12月决定是将数字序列信息纳入框架,还是将其单列出来。

中:现在谈判中主要分歧点是什么?

穆:还有其他有争议的问题有待讨论,尤其是执行手段的问题。只有在有资源实施的情况下,后2020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才能雄心勃勃。各国希望得到资源上的保证。当我们谈到资源时,各国都知道有害补贴消耗了亿万资金。我们可以把这笔钱转移到积极的生物多样性补贴和激励措施上,这将缩小我们目前面临的资金缺口。这个问题已提交讨论。

气候界认为到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蕴藏在自然之中。我们承认:气候减缓措施的很大一部分将来自生物多样性。但生物多样性界并不一定同意这一点。我们之前的决策和缔约方会议采取了基于生态系统的方针,而是否可以接受基于自然的生物多样性解决方案仍被放在括号内,有待商定。当你审视那些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时,有一些并非是正面的。我们必须格外谨慎,因为有些解决方案可能对生物多样性有害。这是来自生物多样性界的警告。

中:在蒙特利尔大会之前还会举行其他会议吗?

穆:在内罗毕,我们决定再举行一次会议。这次会议就在缔约方大会召开的前三天,希望能够形成一份干净的文本。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压力,因为要为这次会议找到会务资源。

这次采访是在6月27日至7月1日在里斯本举行的联合国海洋会议期间进行的。为清楚起见,本文稍作编辑。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