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

墨西哥国内对养殖石首鱼出口意见不一

CITES公约允许养殖石首鱼国际贸易的决定被一些人视为经济增长的机会,但此举也可能助长非法活动,导致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走向灭绝。
  • en
  • 中文
<p>2021年10月,中国香港海关查获了价值1.5亿美元的违禁品,其中包括鱼翅和鱼鳔。这是香港海关史上最大的一次违禁品查获。图片来源:Felix Wong / Alamy</p>

2021年10月,中国香港海关查获了价值1.5亿美元的违禁品,其中包括鱼翅和鱼鳔。这是香港海关史上最大的一次违禁品查获。图片来源:Felix Wong / Alamy

2022年3月,经《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批准,地球海洋养殖公司(Earth Ocean Farms)成为墨西哥首家获准出口石首鱼的水产养殖公司。

野生石首鱼曾极度濒危,到2021年才有所改善,受威胁等级被降为渐危。墨西哥有约20年围栏养殖石首鱼的历史,前十年是为了拯救野生种群,而最近十年,养殖户一直在国内销售石首鱼。

把市场从墨西哥国内扩展到国际的举动引起了环保人士的愤怒。尽管有人说这能促进经济增长,但环保人士认为这会助长非法贸易。

担忧但未达成共识

石首鱼是加利福尼亚湾特有的大型鱼类,因其鱼鳔而备受追捧。鱼鳔,又称“花胶”,是硬骨鱼体内的一个充满气体的器官,作用是帮助鱼调节自身沉浮。鱼鳔是盗捕者的目标。一些人认为石首鱼的鱼鳔具有壮阳的功效,中医还认为它可以治疗其他一些疾病。

贸易助长了非法的野生石首鱼捕捞,并把另一个物种,小头鼠海豚(vaquita porpoise)推向灭绝的边缘。小头鼠海豚必须浮出水面呼吸,但常常被捕捞石首鱼的细孔“刺网”误伤,最后淹死。墨西哥当局2015年颁布临时禁令,禁止在加利福尼亚湾使用刺网。2017年该禁令永久生效,但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据估计,目前野生小头鼠海豚只有不到10头,是地球上最濒危的物种之一。

CITES的决定“将给想要进行鱼鳔交易的人打开一个巨大的口子,”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气候与海洋项目负责人克莱尔·佩里(Clare Perry)说。

石首鱼鱼鳔的市场需求很大,而且一直在增长。养殖石首鱼的数量永远无法满足这一需求
克莱尔·佩里,环境调查署气候与海洋项目负责人

“石首鱼鱼鳔的市场需求很大,而且一直在增长。简单来说,养殖石首鱼的数量永远无法满足这一需求,”她说。

另一个非政府组织生物多样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的墨西哥代表亚历杭德罗·奥利维拉(Alejandro Olivera)称,他担心的是一旦开始贸易,非法捕获的石首鱼可能会披上合法的外衣。“虽然墨西哥官方有可追溯标准(来避免这种情况),但实践中很难做到,”他说。如果有组织的犯罪网络开始洗白野生石首鱼非法捕捞,这可能会导致野生石首鱼捕捞增加,进而给小头鼠海豚带来更大压力,奥利维拉还说。

但下加利福尼亚州自治大学(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Baja California)海洋科学学院的路易斯·恩里克斯(Luis Enriquez)并不认同这一观点。作为遗传溯源学专家的恩里克斯解释说,目前的石首鱼溯源标准是2018年创建的,需要二维码和标签,一旦出现异常就会进行遗传分析来验证鱼类是养殖还是野生捕获的,耗时不超过三天,他解释说。

“有批评说墨西哥既没有技术,也没有培训现场人员让他们能够辨别(石首鱼渔获)是否合法。测试费用很高,没错,但不能说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我们已经研发出了办法,有标记,是可以做到的,”他说。

前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墨西哥海洋项目副主管、Pesca ABC(代表下加利福尼亚州渔民的组织)主管恩里克·桑朱尔霍(Enrique Sanjurjo)也认为,溯源标准在石首鱼生产、销售和可追溯性方面相当严格。一旦生效,非法捕捞所得的渔获应该不会出口。

墨西哥有一个名为野生动物保护单位(Wildlife Conservation Units)的指定区域系统,按西班牙语的首字母缩写就是UMA,该系统一部分作用就在于生物多样性保护。

“总的来说,UMA系统算是这个国家为数不多运作得还不算很糟的东西之一,”他说。

通过UMA系统,可追溯措施已经运用在了墨西哥国内的养殖石首鱼贸易——除了鱼鳔之外的鱼肉、其它部位和衍生品。标准规定每条鱼必须有二维码和标签,用于记录其从UMA到销售点整条供应链上的流动情况。

目前的要求规定,水产养殖场必须由环境部注册为UMA,必须有文件说明详细信息,例如鱼种、UMA编号、税务登记号、鱼的重量、状况——整条、去内脏、切片、新鲜、冷藏、冷冻、晒干。养殖场还必须有能力通过基因分型来证明遗传标记。

一些人看到了机会

地球海洋养殖公司董事帕布洛·科涅茨克(Pablo Konietzco)表示,他们公司的遗传溯源准确率达到99.9%,每条鱼上都有标签。二维码发票可以验证产品的合法来源,并随每批货物发给从分销商到餐馆老板的每一位客户。

“我们干的是水产养殖,不是野外捕捞。我们销售的是鱼肉不是鱼鳔。我们干了九年了,不存在(非法贸易)这方面的问题,”科涅茨克解释说。

此外,他还说CITES准许开展这项贸易为其它养殖场、公司和合作社提供了巨大的机会,让他们可以生产、获取并获得CITES注册,做到合法出口。“此举打开了一个还没有被合法开发过的市场。”

恩里克斯表示同意,并强调25年来人们一直致力于养殖石首鱼,为的是增进经济福祉、促进农业部门发展和造福沿海社区:“石首鱼有可能成为经济引擎,它的肉非常抢手。”

然而对于奥利维拉而言,怎么处理目前比鱼肉更有价值的鱼鳔还未可知。地球海洋养殖公司已经承诺会销毁鱼鳔。

“有什么核查机制来保证公司兑现这个承诺?”他问。“按照他们的生产成本,很难相信他们会不想出口鱼鳔,反而烧掉。谁会把百元大钞烧掉?”

尽管关于CITES此次批准养殖石首鱼贸易是否有益于这一物种仍存在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为止墨西哥政府实施的旨在阻止石首鱼盗捕和保护小头鼠海豚的措施是不够的。加利福尼亚湾的非法捕捞活动仍在继续。墨西哥政府也因为政策无效而饱受批评。

海洋守护者协会(Sea Shepherd)等地方和国际组织已经与当局开展合作,通过直接对抗非法捕捞来保护小头鼠海豚,经常还为此引发暴力冲突。但我们只有在养殖石首鱼出口开始后,才能知道CITES的决定对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种群的真正影响。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