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

拉美反对深海采矿呼声日强

来自该地区的专家呼吁国际海底管理局更加透明,留出更多时间进行研究。
  • en
  • 中文
<p>“隐藏宝石”号旁的一名抗议者。该船于9月获得ISA的授权,成为第一艘在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测试其采矿设备的船只。图片来源:Charles M. Vella / Alamy</p>

“隐藏宝石”号旁的一名抗议者。该船于9月获得ISA的授权,成为第一艘在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测试其采矿设备的船只。图片来源:Charles M. Vella / Alamy

差不多一年前,ISA前环境和矿产主管桑多尔·穆索(Sandor Mulsow )在接受中外对话海洋采访时,负责保护国际海底和制定其开采管理规则的机构国际海底管理局(ISA)实际上正在推动采矿。

中外对话海洋采访了今年8月1日至4日ISA大会的与会者。据他们说,穆尔索提出的缺乏中立性的指控并未在会上讨论。但是,无论法规如何规定,海底采矿都有可能于2023年7月开始, 而我们距离这一天只有九个月的时间了。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2021年7月瑙鲁共和国触发了一项“冷门”的规则,该规则迫使ISA无论如何要在两年内允许深海采矿。而今年10月31日至11月11日举行的最后一次ISA会议就是在截止日期前就所有这些问题进行辩论的最后一场官方论坛。

开采将从矿物储量最丰富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Clarion-Clipperton zone)开始。这片太平洋区域位于墨西哥和夏威夷之间,面积450万平方公里。开采活动不仅令靠近这一区域的墨西哥非常担忧,对整个美洲大陆来说亦是如此。

我们征求了几位拉美专家的意见。他们都一致认为,我们对于海床上都有什么(以及将要失去)所掌握的科学证据还太少,并且也都认为ISA对开始采矿持放任态度。

支持深海采矿的一个主要论点是,我们需要矿物来加速向可再生能源的关键转型。然而,受访者指出,如果采矿业监管不善,这将损害人类的遗产和地球的未来。

墨西哥:“我们非常担忧”

2016年,位于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的唐·迭戈采矿项目(Don Diego mining project)获得开采特许权。该项目计划在50年内从海底提取3.5亿吨磷酸盐,但既没有进行环境影响研究,也没有事先与当地人协商。一直从事海洋采矿研究并发表了相关论文的墨西哥大都会自治大学(Metropolitan Autonomous University)教授兼研究员维奥莱塔·努涅斯·罗德里格斯(Violeta Nuñez Rodríguez)解释说,面对“渔业合作社、学术界和民间组织的强烈反对”,该项目被取消。

她说:“在唐·迭戈事件发生后,我们非常担心开始海底采矿可能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离我们的海岸特别近的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地区。一旦产生影响,墨西哥将首当其冲,但国内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辩论。”

和以往一样,受影响最严重的将是那些最脆弱的(人和其他动物物种)
维奥莱塔·努涅斯·罗德里格斯,墨西哥大都会自治大学教授兼研究员

10月初,墨西哥国家自然保护区委员会(National Commission of Natural Protected Areas)的评估和后续行动主任伊格纳西奥·马奇·米夫苏特(Ignacio March Mifsut)在墨西哥城的一个论坛上表示 ,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地区的采矿活动“将影响整个墨西哥太平洋地区以及中美洲”,但要准确理解这一点需要更多的研究。马奇·米夫苏特说,有必要在任何采矿活动之前、期间和之后“监测生态系统、物理和化学海洋学过程。我们知道(克拉里昂-克利珀顿)采矿就在这里,但不幸的是,它距离我们只有30公里。”

努涅斯补充说,ISA似乎“不明白开发和改变不同生态系统带来的危险意味着什么。如果对我们来说气候变化已经是一个残酷的问题,我不愿想象我们开始开发海底时会是什么样子。在没有适当研究和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开始开采会让我们面临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而且和以往一样,受影响最严重的将是那些最脆弱的(人和其他动物物种)。”

智利:“ISA在故意拖延”

“深海采矿的主要问题是,他们在没有科学认知的情况下加快开始了这项工作,”美洲环境保护协会(AIDA)生态系统项目的律师迭戈·利洛·戈夫雷里(Diego Lillo Goffreri)对中外对话海洋如是说。他也作为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了8月份的ISA大会。

利洛·戈夫雷里表示,在所谓需要深海矿藏来让世界向可再生能源转型这一观点,“国际社会并未达成共识”。

“勘探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地区将意味着给那里带来我们不知道的干扰。科学上未知的物种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更何况近年来深海研究没有取得太大进展,他补充道。

“国际水域由谁来控制,又由谁来监管?本应属于全人类的利益将如何分享?并且还没有明确的立法。在促进深海采矿之前,ISA需要一个能够适应环境挑战的现代法律视野,这有助于保护地球,”利洛·戈夫雷里接着说,“我们感觉ISA在拖延,而不是作出更坚定的决策,必须在明年7月之前采取行动。”

哥斯达黎加:“缺乏认识”

ISA大会代表、哥斯达黎加驻牙买加大使吉娜·吉尔伦(Gina Guillén)是会议上最活跃的人物之一。

她告诉中外对话海洋:“这是一个涉及全人类的问题,但只有40个国家参加了会议。我认为这不是因为漠不关心,而更多地是因为缺乏认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牙买加(ISA总部),事情无声无息地就过去了,各国也没有太多参与。”

她认为,只要决策过程不明确,“就不应该做出任何决定。”她说,在2023年7月之前完成(深海采矿)规则的起草工作是不可能的。她还说,我们应该等到有足够的科学证据后再进行开采。“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正在危及地球的命运。”

虽然桑铎·穆尔索等专家认为ISA的立场是支持采矿而非保护,但吉尔伦的评价更为谨慎:“秘书处必须保持中立。这就是它的作用。它必须意识到有效保护海洋环境的重要性。”但她表示,“ISA需要在透明度方面做更多的工作。他们的流程不透明,没有清晰统一的程序,这一点需要改进。”

另一个让吉尔伦担心的情况是,根据ISA正在进行的10月31日至11月11日会议的议程,“只在最后一天留了两个小时来讨论深海采矿和开始采矿的问题。它已被降级为次要问题。地球的未来成了一个附加议题。我们呼吸的氧气有一半来自海洋,而我们似乎并不了解这一点”。

吉尔伦呼吁在“联合国海洋科学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计划中,“对聚焦于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地区的研究进行投入,因为那里目前是所有兴趣所在,这样我们才能做出更明智的决定。”

秘鲁:“要更多地进行协商”

拉丁美洲可持续海洋联盟(Sustainable Ocean Alliance in Latin America)代表丹尼尔·卡塞雷斯(Daniel Cáceres)说:“我代表年轻人参加了ISA年中会议,感觉ISA的目标是最终批准深海采矿法规。”他补充说,“需要征询全球年轻人的意见”,才能做出这些决定。

除了这些要求,这位海洋生物学家(他也参与发起了反对海洋采矿联署运动)认为,考虑到依赖海洋的人口,还应该对可能造成的损害进行生态和经济分析。

海洋保护组织Oceana秘鲁分部的生物学家兼科学主任胡安·卡洛斯·里韦罗(Juan Carlos Rivero)补充说,“大自然和各种证据告诉我们,事故总是会发生。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对开采区进行严格监管的原因。在那里,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20世纪80年代末,两位德国科学家在秘鲁海岸4000公里外一个富锰区进行了采矿试验。他们挖掘了大约20平方公里,造成的沉积物羽流将包括海绵、软珊瑚和海葵在内的动物消灭殆尽。25年后对那里进行最后一次评估时,这些动物几乎没有恢复

里韦罗认为,海洋采矿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开始。他说:“我们必须真正做好准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们必须清楚,在如此脆弱的生态系统中,任何微小的变化都可能产生无法估量的连锁反应。”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