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

采沙活动使塞拉利昂付出了环境代价

经济困难和监管不力,迫使年轻人从事采沙工作,给环境造成了严重后果。
  • en
  • 中文
<p>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以南约25公里处的约翰奥贝海滩。采沙让这片曾经美丽的沙滩面目全非。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海洋</p>

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以南约25公里处的约翰奥贝海滩。采沙让这片曾经美丽的沙滩面目全非。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海洋

沿着西非小国塞拉利昂的海岸,远远就能听见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但这声音却被大卡车嘈杂的喇叭声和年轻人挥舞铁锹的声音所掩盖。

这片海岸原本覆盖着白色的沙滩,生长着大片红树林,还流淌着一条条小溪,鱼儿在这里繁衍生息,可现在却成了走投无路的年轻人挖沙换钱的地方。

“卡车来了,不抓紧的话我们这次就赚不到钱了,”塞缪尔·詹姆斯(Samuel James)对朋友喊道。他们很快在一家流动餐厅吃饭完,拿起铁锹,走向等在那里的卡车。

首都弗里敦附近的沿海村庄约翰奥贝(John Obey)住着大约500名詹姆斯这样的采砂人。装满一卡车沙子最多需要30人,花费两小时。每个采砂工一天大概赚150到200新利昂(5到10美元)。

“像这样的日子,只要卡车一直来我们就能赚很多钱,”詹姆斯说。

塞缪尔·詹姆斯解释了他不顾危险在约翰奥贝海滩上采砂的原因。图片及音频: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采砂已经成为塞拉利昂许多失业青年的救命稻草。当地一吨沙子的价格已经从2012年的25美元上涨至2021年的200美元,开采的沙子大多流向了当地蓬勃发展的建筑业,而邻国几内亚玻璃制造业对沙子不断增长的需求也推高了价格。

沿海社区及其赖以为生的生态系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村民们称,毫无节制的采砂活动让鱼儿远离,也让大海吞噬了房屋和文化遗址。

全球现象

围绕采砂的需求和争议并不限于塞拉利昂。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间全球沙子用量增加了两倍,达到每年约400到500亿公吨。2017年该行业产值接近1000亿美元,预计到2100年将达到这一数字的五倍左右。

海洋气候风险抵御行动联盟(Ocean Risk and Resilience Action Alliance)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沙子是全球开采量最大的材料。

报告作者之一、斯德哥尔摩大学的让-巴蒂斯特·朱弗雷(Jean-Baptiste Jouffray)告诉中外对话海洋:“由于严重枯竭导致当地出现沙子短缺的情况并不鲜见,但全球范围内,更令人担忧的是沙子开采造成的社会和生态影响。”

“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上关于采砂影响的讨论开始增多,但是呼吁采取行动的很多,答案却很少,”他补充说。

斯德哥尔摩大学的让-巴蒂斯特·朱弗雷解释全球采砂业大肆发展的原因。图为采砂工在约翰奥贝海滩上给卡车装沙。图片及音频: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埋在水下

沿海环境中,沙子衔接着陆地和海洋,起到防止陆地侵蚀、缓冲极端天气的作用。随着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沿海社区遭受暴风雨和洪水侵袭的风险正在加大,无节制的采砂更加剧了这些脆弱性。

朱弗雷解释称,随着采砂活动将具有保护作用的海滩和沙丘破坏殆尽,其所在的沿海城镇遭受海水洪涝侵袭的可能性也就更大,曾经依海而建的商业活动和房屋正在被淹没。

2022年,一场洪水袭击了塞拉利昂西南部的渔村布雷(Bureh)。大水席卷了墓地,冲走了不少棺材。三十岁出头的村民弗兰斯西·斯莫尔(Francis Small)说:“我父亲的坟被冲毁了,奶奶的坟也被冲走了,没剩下什么可以让孩子们凭吊祖先的东西了。”

eroded beach
close view of eroded beach
采砂造成海岸侵蚀,导致弗里敦以南汉密尔顿海滩的几座建筑物倒塌,现在政府已经禁止在该地区采砂。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海洋

由于海岸线一退再退,加之洪水频发,布雷村所在的海滩已经成为废墟,随处可见巨大的原木、铁棒、以及建筑物被毁后留下的残垣断壁。居民们悲伤地说涨潮的时候偶尔会有尸体冲上岸,尸骨就这么暴露在沙滩上。布雷村的人把这一切归咎于附近约翰奥贝村的采砂活动。

布雷村发生的一切可能与沙子本身的动态性质有关。朱弗雷说:“从活跃的沙体中采砂可能会导致沙子的运输速度发生变化,而这通常对生态系统功能和下游社区的生计至关重要。”

破坏渔场

斯莫尔从小就生活在这个静谧的社区并深爱着这片海滩。这里的红树林曾经茂密如盖,装点着海岸的同时还是鱼类、鸟类和海龟的繁殖地,海鲜也足够多。

“这里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以前在河里钓鱼,但现在没这么容易了,因为红树林被破坏,鱼都不能繁殖了,”斯莫尔说。

采砂扰乱或破坏了这些栖息地,直接导致生物死亡、食物网破坏以及生态系统功能和服务下降。

布雷村的唐纳德·麦考利谈到采砂对当地鱼类种群的影响。图中名叫马宾蒂·康特的妇女靠在约翰奥贝海滩上向采砂工卖饭为生。图片及音频: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布雷村的另一位居民唐纳德·麦考利说:“现在渔民的渔获越来越少,以捕鱼为生的人们艰难度日,真令人不安。”对斯莫尔来说,这意味着他可以吃的海鲜种类变了。“我们以前有鸟蛤、螃蟹和各种生长在红树林和河流里的海洋物种,但现在全都消失了。”

“游客数量大不如前”

采砂也让塞拉利昂各地度假小镇的旅游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国家旅游局(National Tourist Board,简称NTB)的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的游客数量比2021年少77.3%,旅游业行业收入估计低了约63.9%。

布雷村的一部分村民靠旅游业为生。采砂破坏了曾经吸引游客的风景。摩西·卡巴(Moses Kabbah)在布雷的主要海滩上经营一家旅游度假村。他说:“如果你雨季的时候来,有时还会看到墓地被洪水淹没,尸体被冲上岸。游客数量大不如前了,因为目睹这样的场景真的让人害怕。”

卡巴靠旅游业赚钱买燃料、支付员工工资和其他运营成本,但现在这么冷清,他的生意不太可能长期生存下去。

man leaning over balcony
摩西·卡巴说他在布雷海滩上的旅游度假村正在遭受海岸侵蚀的破坏,他认为这都是北边约翰奥贝的采砂活动惹的祸。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deflated tyre on sandy beach
约翰奥贝海滩已经被采砂活动和运砂的卡车破坏。卡车装满之后会非常重,有时候会陷入沙子而爆胎。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亨利·巴约(Henry Bayoh)是国家旅游局气候变化部门的负责人。

“为了无节制的采砂活动而牺牲旅游业的所有收益是不可接受的。旅游局正在和环境部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合作,寻求解决采砂问题的方法,”他说。

“我们这么做会破坏环境”

新冠疫情过后,许多与旅游从业人员纷纷改行做起了采砂工。鱼类种群减少也促使渔民转行做起了这个营生。年轻人知道采砂破坏环境,但却几乎别无选择。

约翰·科罗马(John Koroma)开着卡车把沙子运给弗里敦的客户。“看看我们现在的环境,再对比一下我成长过程中所熟知的环境,这么大的破坏令我感到痛心,”他说。“我们这么做会破坏环境。但我们有的选吗?”

unpainted concrete house with solar panels on metal sheeting roof
塞拉利昂开采的大部分沙子都用于当地蓬勃发展的建筑业,但也有一些出口到邻国几内亚用于制造玻璃。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弗里敦市长伊冯·阿基-索耶尔(Yvonne Aki-Sawyerr)告诉中外对话海洋,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在于从采砂中获益且缺乏政治意愿的人。

塞拉利昂环境保护和气候变化的领军人物阿基-索耶尔表示,除了“那些把沙子卖给建筑业的人”,社会没有从采砂中受益。

“这是短期收益,最终会摧毁我们半岛,摧毁我们的海滩,破坏长期生计,”她还说。

政府必须承担更多责任

朱弗雷解释说,目前还没有规范或监督海沙开采的国际协议。监管责任落到了国家政府、地方主管部门或者社区肩上,包括传统领袖和公民委员会。

塞拉利昂并没有明确该由哪个政府机构对采砂进行管理。该行业应该归环境保护局监管,但目前还没有国家立法对其进行规范。

与此同时,地方当局往往依赖颁发开采许可带来的收入。这意味着当局对社会环境影响的关注较少,导致更多资源被开采。各地区的许可程序、开采数量和定价机制既不透明也不一致。

弗里敦市市长伊冯·阿基-索耶尔谈到,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塞拉利昂的采砂活动。图为约翰奥贝海滩上的一名采砂工人正在数自己刚刚装沙子赚到的钱。图片及音频: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许多非洲国家不像一些欧洲国家那样有严格的采砂法规和明确的开采许可条例。朱弗雷总结称:“这几乎是一场在短期内开采多少沙子、赚多少钱的逐低竞赛,给环境带来了可怕的后果。”塞拉利昂环境部称其理解受影响社区的困境,但缺少资源。   

环境部首席主管爱德华·本杜(Edward Bendu)说:“我们必须真正提出一个能够帮助拯救受威胁沿海社区的管理制度安排。这需要时间和金钱,而我们筹集资金有限。”

本杜称政府正在起草一项政策,为加强采砂业监管奠定基础。他还认为,应对采砂带来的环境挑战,关键是要解决基层民众缺乏机会的问题。

woman carrying vessel of mangoes on her head
一名年轻女子正在约翰奥贝海滩上向采砂工兜售芒果。在约翰奥贝这样的贫困社区,采砂是很多居民唯一的谋生手段。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马 / 中外对话海洋

本杜说:“环境部目前正在开展一个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资助的项目。该项目耗资500万美元,用于西部半岛(Western Area Peninsula)的可持续和综合地貌管理,生计问题将是项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拟议项目将有助于为采砂工人创造就业机会,并恢复沿海枯竭的红树林,他补充说道。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