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作者自由潜水时在一个“饵球”旁边工作。图片由乔迪·齐亚斯提供。</p>
自然保护

蔚蓝的呼唤:镜头中脆弱的海洋生命

这是一位摄影师谱写的海洋颂歌,以提醒我们所有这些美好即将逝去,贝丝•沃尔克写道。
  • en
  • 中文

摄影师兼海洋保护活动家菲利普·汉密尔顿耗时五年成书《蔚蓝的呼唤》,目的是在其消失之前,用镜头捕捉到海洋的瑰丽与多样。这本画册中的照片令人称奇。很多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海洋研究和保护工作的著名科学家和海洋“卫士”都贡献了自己的佳作。

汉密尔顿的目的是让大家看到海洋的脆弱性:

 “很多年前我开始水下摄影的时候,目的是和朋友分享并弄些漂亮的照片贴在墙上。不幸的是,鉴于我过去三十年中在海里看到的情形,我觉得自己不能仅仅分享这些可爱的照片而不提出警醒。我们必须改变向外传达的信息,而且必须让更多的、不受限定的、遍布全球的受众都接收到这个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相匹配的关注。”

他希望自己的照片能对全球的决策者产生影响,就像前辈摄影师和探险家们在1872年通过摄影影响美国政府建立黄石公园和其他国家公园那样。

在这本书中,“海洋卫士”和专家们描述了过度捕捞、污染、温度上升和酸化带给海洋不断增加的压力。

过去50年中,我们失去了全世界50%的珊瑚和95%最大的鱼类,很多物种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做出巨大的改变,到2100年,世界一半以上的海洋物种将面临灭绝。

海洋是我们主要的生命来源。这里生活着世界90%的物种,产生了60%的氧气,吸收了地球大部分的热量和二氧化碳,并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这本书带给读者一线希望。海洋是有韧性的,如果得到保护将会恢复生机。目前世界上得到保护的海洋面积仅有8%,汉密尔顿认为我们必须马上扩大保护范围。

让思维从这些美丽的图片跳出来去联想海洋面临的威胁,这有一定难度。这些图片可能会让读者在浏览的过程中只沉醉于书中海洋生命的光辉,却忘掉这本书本来想传达的让人做出行动的信息。

汉密尔顿辩解道:“只放入美好的照片,并不是要自欺欺人、掩盖问题、粉饰太平。我只是为了避免传达那种出毫无希望的,无人问津的信息。”

无论你是否认同这种观点,你必须承认这些照片都很美丽。

草海龙是伪装最华丽的海洋生物之一,模拟周围的海草惟妙惟肖。它是海马家族中最大的一种,可以长到45厘米。

The great hammerhead is the largest of the hammerhead sharks, reaching over 6 metres in length. Its head contains sensory organs that it uses to sweep for prey.
双髻鲨群

Sperm whales socialise on the surface, but dive to depths of over 1,000 metres in search of squid to feed on.
抹香鲸在海面社交,但要潜入1000米以下的深海捕捉乌贼为食。

Lambert’s worm sea cucumbers live in groups on sponges, sifting food from the water.
白斑锚参生活在一群海绵上,从水中“筛选”食物。

Anemone fish among the protective tentacles of their anemone home.
小丑鱼(海葵鱼)在它们海葵家园的触须“护栏”中游弋。

Native to the Indo-Pacific, lionfish are voracious hunters that feed on other fish from coastal mangroves down to a depth of 300 metres. They disorientate their prey by blowing a jet of water at them before swallowing them whole.
印度洋-太平洋土生的蓑鲉是一个贪婪的猎手,其猎杀范围从海岸红树林直到300米的深海。它们先喷出一股水柱将其他鱼击昏,然后再整个吞下。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