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保护

填海造地冲击马来西亚渔民社区

建造人工岛给当地渔民社区带来生态影响和经济上的不确定性。
  • en
  • 中文
<p>柔佛森林城市从马来西亚半岛南端靠近与新加坡国界的泥滩中拔地而起。这座城市建在填海土地之上,这是具有重要生态价值的区域,包括红树林和海草床。图片来源:<a href="http://www.alexandra-radu.com/">Alexandra Radu</a> / 中外对话</p>

柔佛森林城市从马来西亚半岛南端靠近与新加坡国界的泥滩中拔地而起。这座城市建在填海土地之上,这是具有重要生态价值的区域,包括红树林和海草床。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渔民必须灵活、强壮,能够追随洋流,”哈吉·扎卡里亚(Tuan Haji Zakaria)在回顾他在槟榔屿(Penang Island)45年的捕鱼历程时说。他家所在的村子位于马来西亚槟城槟榔屿南端的双溪峇(音同“巴”)都村(Sungai Batu)。日益汹涌的发展浪潮,让扎卡里亚的生活方式越来越难以维系。岛上数千其他居民的处境也都跟他差不多。

槟城的多项填海计划已获得州政府批准,其中最出名的便是槟城南岛——一个在槟榔屿南部海岸附近建造三座新岛的大型项目。在当地渔民发起的一场运动之后,中央政府近日撤销了州政府对该项目的审批。环境部表示,继续推进该项目需提交新的环境影响评估并获得批准。

但马来西亚其他大型填海工程仍在快速推进。在南部的柔佛州,2014 年开工建设的森林城市住宅开发项目已经取代了那里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海草床和红树林。

这些住宅项目以可持续为卖点,号称可以同时促进生态旅游和其他商业活动的发展。但当地渔业社区和环境非营利组织对此类项目给生态和当地居民造成的影响表示担忧。

位于槟榔屿北岸的格尼码头(Gurney Wharf)。图右是最近在填海土地上建造的住宅区。图左被倾倒了大量的沙子,准备建造一座新岛。若进行下去,槟城南岛的开发规模将会比这更大。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疏浚和采砂的生态成本

槟城南岛由跨国建筑公司Bjarke Ingels Group 负责设计,并由马来西亚基础设施公司金务大(Gamuda)承建。项目包括公寓、购物中心和其他生活休闲设施。

项目首先需要挖出大量淤泥,为三座岛屿的地基腾出空间。挖出的淤泥将被倾倒在离岸约 30公里的地方。然后,为了建造这些岛屿,还需要大约1.89亿立方米的沙子。开发商计划从首都吉隆坡附近的巴生港(Port Klang)和距离霹雳州(Perak state)离岸37公里的海底开采沙子。

环境非营利组织马来西亚地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顾问、海洋生物学家艾弗琳·郑(Evelyn Teh)担心槟城的生态遭到破坏。她说,沿海地区需要疏浚整整一年,之后“泥滩就会消失”。如果开发完成,“渔民赖以捕捞鱼、虾、蟹的整片浅水区将被完全掩埋在4500 英亩(1821 公顷)的岛屿之下。”

Penang south reclamation project, Malaysia
如果槟城南岛项目继续进行,公巴镇(Teluk Kumbar)的渔业社区将只是遭受严重破坏和生计损失的多个社区之一。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2017 年,该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指出,有2757 名持有执照的渔民在拟填海区作业。据马来西亚地球之友估计,该地区的渔业产值为 4209 万马来西亚林吉特(合1020万美元)。

Tuan Haji Zakaria has been fishing along the south coast of Penang Island for 45 years
哈吉·扎卡里亚在槟城槟榔屿南端捕鱼已有45年之久。图片来源:Penang Tolak Tambak

62 岁的扎卡里亚从高中毕业就开始捕鱼。在他看来,挖沙填海的影响很明显:“除了鱼获量减少之外,还导致生态系统失衡,影响了槟榔屿南部整个环境的生物多样性。”

2009 年对邻国印度尼西亚巴淡岛(Batam Island)的一项研究发现,挖沙会扰乱沉积物,破坏水质,并产生其他一些影响。根据生态学家苏尹芝(音,Su Yin Chee)2017 年在《全球生态与保护》杂志(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上发表的一篇有关槟榔屿填海造地的研究,填海还会破坏海洋食物链。

艾弗琳·郑强调了填海工程将如何影响渔民:“不是所有鱼在哪儿都能捕到。对虾只栖息在浅水区,而渔民的网是用于浅水区的。”扎卡里亚解释说,采砂带来的生态影响将给依赖直觉和经验的当地渔民造成障碍。

如果项目按计划进行,槟榔屿南部的渔民可能会被迫到更深的海域捕鱼,不仅要消耗更多的燃料,还会身陷险境。“这些是沿海渔民,由于法律要求,他们的船只和发动机都比较小。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能走多远?”郑问道。

Penang south reclamation project, Malaysia
槟榔屿南岸的渔民使用的小船和渔网是为在浅水区捕捞鱼虾而设计的。他们担心槟城南岛会导致渔业资源减少,迫使他们冒险进入危险的深水区域谋生。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海草床和红树林的消失

在再往南的柔佛州,在靠近新加坡边境的土地上,一幢幢高楼大厦俯瞰着丹绒古邦(Tanjung Kupang)的海草床。

这便是由房地产开发公司碧桂园集团和马来西亚公司Esplanade Danga 88 合资开发的住宅项目——柔佛森林城市。该项目于2014 年开工建设,预计将于 2035 年竣工

Advertisements are seen along the highway which links the reclaimed island on which Forest City was built to the mainland.
作为中马合资项目,柔佛森林城市以打造“绿色智慧未来城市”为卖点,希望吸引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买家。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该项目号称要打造一座“绿色智慧未来城市”,开发商正投资超过40亿美元建造四座总面积为30平方公里的人工岛,以学校、博物馆和生态公园为特色,希望能吸引在新加坡工作、希望购置第二套住宅的中国买家。

但是在去年,政府暂停了一项旨在帮助外国卖家申请在马来西亚长期居留的计划。加上新冠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艰难或干脆不可行,森林城市中的很多公寓单元目前处于空置状态或被赔钱出售。

人们担心第三方承包商的疏浚和其他建设行为可能在长达30年的建设过程中破坏海草床、扰乱水生生态系统服务。和在槟榔屿一样,人们也担心工程可能让填海区附近的马来西亚渔业社区被迫迁离

“它的城市面貌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这里基本上都是村庄和红树林”,正在研究森林城市所带来的社会经济影响的马来西亚蒙纳士大学全球研究讲师许欣宜(音,Koh Sin Yee)说。

许还指出,森林城市的建设还给附近村庄造成供水供电中断。附近丹绒古邦村(Tanjung Kupang)的居民反映用水短缺,并表示担心水被引到了森林城市,供那里的豪华公寓业主使用。

Fishermen’s boats are parked near a peer at low tide on the shore of the gulf surrounding Forest City.
森林城市​​建在柔佛海峡马来西亚一侧,靠近一座繁忙的集装箱港口。沿着这条泥泞的海岸线生长的红树林正日益受到威胁,而它们的存在有助于防止海岸侵蚀,并为生物提供栖息地。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根据新加坡尤索夫伊萨克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的瑟琳娜·拉赫曼(Serina Rahman )2017年进行的有关森林城市的可持续性研究,该项目建在了红树林、海草床和软珊瑚上。拉赫曼指出森林城市周边海域包含着30种海藻和8种海草。海岸线上的红树林中栖息着神秘的河口鳄、江獭和豹猫。此外,红树林、潮间带泥滩、海草床和附近岛屿的岩石海岸和软珊瑚区,为一个庞大的海洋生物网络提供了繁殖和摄食的条件,而又是它们为当地社区提供了食物。

拉赫曼呼吁科学家们关注长期的环境影响,因为水流减慢、淤泥和粘土增加可能会破坏红树林的根系。她还指出,砍伐红树林可能会导致海岸线侵蚀和附近村庄的水质下降。

由于森林城市项目区临近诸多敏感生态系统,其2014年的环境影响评价指出,如果没有采取应对措施,该项目可能会破坏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影响地方渔业供应以及当地社区获取食物。

未来渔业发展前景堪忧

由于槟城和新山地方政府都批准了昂贵的开发项目,许多马来西亚当地人感到日益被边缘化。

扎卡里亚对认为渔民工作不够努力的“错误观念”表示痛心。他说,未来他们可能不得不更加努力地捕捞,尤其是在填海造地的情况下:“能让渔民们满载而归的捕捞点并不是固定的。有可能今天好,明天就不一定了。”

A fishermen boat is out at sea in a bay in the southern part of the Penang island.
面对槟城南岛的大规模开发,当地渔民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图片来源:Alexandra Radu / 中外对话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