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64x64/fisheriesCreated with Sketch. 渔业

四种金枪鱼种群呈现复苏迹象,但前景仍不容乐观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调低了四种最具商业价值的金枪鱼的保护等级,但这一消息掩盖了局部地区令人担忧的下降趋势。
  • en
  • 中文
<p>地中海的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种群已经显示出有说服力的复苏迹象。图片来源 © Gavin Newman / Greenpeace</p>

地中海的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种群已经显示出有说服力的复苏迹象。图片来源 © Gavin Newman / Greenpeace

9月,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宣布了一些令人惊讶的好消息。该组织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的七种最具商业捕捞价值的金枪鱼中,有四种显示出从过度捕捞中恢复的迹象。

这使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其年度红色名录中将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的状况从“濒危”改为“无危”。南部蓝鳍金枪鱼从“极危”改为“濒危”,而黄鳍金枪鱼和长鳍金枪鱼则从“近危”改为“无危”。

“但这并不是说仅仅因为这些物种比10或15年前的情况有所好转,我们就应该去吃更多。”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负责重新评估金枪鱼物种红色名录协调员贝丝·波利多罗(Beth Polidoro)说。

它真正的含义是金枪鱼渔业的可持续管理似乎正在发挥作用,特别是在捕捞最多的亚太地区。

同时身为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环境化学和水生生物保护副教授的波利多罗说:“我们应该从正确的实践中学习,并将其推广到世界上更多的地方和所有的资源和物种管理中去。”她指出,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等金枪鱼种群仍然严重枯竭,目前的数量不到商业捕捞开始前的5%。

专家们警告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重新评估必须结合实际情况加以理解,而不是用来推动提高金枪鱼这一长寿且高度洄游的顶层掠食性鱼类中某些特定种群的捕捞配额。

评估金枪鱼的灭绝风险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频危物种红色名录评估的是一个物种的全球种群灭绝风险。科学家回顾了区域渔业的金枪鱼种群评估、科学家和独立组织的数据以及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以估计金枪鱼种群三代的变化。

然而,波利多罗和皮尤慈善信托基金(Pew Charitable Trusts)国际渔业项目负责金枪鱼的高级官员格兰特利·加兰德(Grantly Galland)表示,这样的全球调查会掩盖被商业捕捞金枪鱼的种群数量的区域性下降。

他们举例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重新评估发现黄鳍金枪鱼的数量有所改善,促使其级别从“近危”被降为“无危”。

加兰德说:“这是对全球种群而言的,但印度洋的黄鳍金枪鱼种群管理非常糟糕,而且正在接近崩溃的边缘。”

波利多罗指出,同样地,大西洋蓝鳍金枪鱼亦从“濒危”被降为“无危”。

“这主要是因为地中海地区的种群数量增加,那里实际上占到了全球种群的80%左右,”她说。

Fishing in the Indian Ocean
印度洋,一艘法国围网渔船满载着被人工集鱼装置吸引而来的鲣鱼和黄鳍金枪鱼。加兰德说,该地区的黄鳍金枪鱼数量正在接近崩溃的边缘。图片来源 © Jiri Rezac / Greenpeace

然而,墨西哥湾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的种群状况“相当糟糕,它从未真正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过度捕捞中恢复过来”, 波利多罗补充道。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重新评估还将太平洋蓝鳍金枪鱼从“易危”降为“近危”。

波利多罗说:“这不是因为它的状况实质上有所改善,而是因为现在显示种群状况的数据更加完善。因此与历史水平相比,其种群数量只是在很低很低的水平上起伏。”

金枪鱼情况好转的区域

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WCPFC)管理着该区域50亿美元产值的渔业,并负责为长鳍金枪鱼、大眼金枪鱼、太平洋蓝鳍金枪鱼、鲣鱼和黄鳍金枪鱼设定捕捞配额。根据该委员会的记录,中国运营着该地区最大的金枪鱼捕捞船队。

观察家预计,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重新评估不会导致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和其他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设定的捕捞限额发生变化

什么是区域渔业管理组织?


区域渔业管理组织是管理公海区域渔业活动的国际机构。大多数组织设定捕捞限额的权力,对特定区域内金枪鱼等高度洄游鱼类或混合鱼类种群进行管理。

加兰德说:“它们都有自己的科学体系和科学家团队,不会因为物种保护级别的升降而对其运作做出实质性的改变,因为它们是在种群层面而不是物种层面上进行管理的。”

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科学主管SungKwon Soh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无法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金枪鱼物种的重新评估发表评论,但指出委员会成员“自主进行配额分配和管理”。 

密切关注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和其他区域渔业管理组织的加兰德,将一些金枪鱼物种的明显恢复归功于此类机构在过去十年中实施的可持续商业鱼类种群管理政策。

Fishermen Catch Tuna
印度洋,马尔代夫的渔民们正在用垂钓方式捕捉鲣鱼。这是捕捞金枪鱼最可持续的方法之一。图片来源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幸运的是,金枪鱼总体上得到了良好的管理,并且它们一般状态良好,”他在谈到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时说。

即便如此,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仍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采取更积极的行动确保金枪鱼种群的长期可持续性。

海洋管理委员会(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MSC)对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所管辖的渔业活动和世界其他渔业活动捕获的金枪鱼进行可持续性认证。这是一个关键的认可标志,因为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监管着世界上一半的商业金枪鱼捕捞,经海洋管理委员会认证的金枪鱼中有73%来自中太平洋和西太平洋。

7月,海洋管理委员会发表声明警告说,除非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在采取“捕捞策略”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否则其金枪鱼渔业有可能失去认证。捕捞策略是一套旨在通过随着条件变化改变捕捞限额来确保金枪鱼种群可持续性的规则和目标。

常驻澳大利亚悉尼的海洋管理委员会金枪鱼渔业高级推广经理比尔·霍尔顿(Bill Holden)说:“金枪鱼种群状况良好,这就是为什么在金枪鱼物种没有濒临绝境、也没有陷入危机的情况下,现在采取这些捕捞策略很重要的原因。”

SungKwon Soh表示,他预计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将在12月的线上会议中讨论海洋管理委员会的关切。

疫情与气候变化对金枪鱼管理的影响

霍尔顿认为,新冠疫情期间无法召开面对面会议减缓了采纳捕捞策略的进度。

疫情还打断了对金枪鱼捕捞的监督,因为在2020年4月,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暂停了对渔业观察员登船以阻止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的捕捞活动的要求。该委员会在8月将暂停期延长至2021年12月15日,但它同时宣布,在此期间船舶运营者在遵守安全协议的前提下,仍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在船上设置渔业观察员。

霍尔顿说,观察员是渔业实时数据的关键来源,而在疫情期间,观察员覆盖率的下降(一些太平洋岛屿国家的边境仍然关闭)将影响未来几年种群评估的完整性。

“观察员非常擅长收集数据,我们知道这些数据非常可靠,”他说。

渔业的可持续性取决于收集这些数据以评估鱼类种群数量和繁殖率的变化。对于金枪鱼来说,这项工作一直很困难,因为它们会迁徙很远。但波利多罗表示,气候变化将使这项任务更加复杂。

“这真的会扰乱渔业,”她说,海洋温度升高可能会改变金枪鱼的繁殖和迁徙规律。

她补充道:“对于那些你不一定能挨个数的东西,估算种群规模是一个挑战。因此,追踪记录金枪鱼的位置以及它们属于什么种群在未来几十年将变得越来越难。”

林子晴对本文的研究亦有贡献。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