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64x64/fisheriesCreated with Sketch. 渔业

印尼能否重现可持续渔业领导力?

随着前渔业部长因腐败入狱,印尼或将再次对非法捕捞采取强硬政策。
  • en
  • 中文
<p>印尼巴厘岛克冬迦南(Kedonganan),两名年轻的渔夫正驾舟回到岸边。传统小规模渔业是这个群岛国家人民重要的营养和收入来源。图片来源:<a href="https://darmawandaniel.wixsite.com/portfolio">Daniel Darmawan</a> / 中外对话海洋</p>

印尼巴厘岛克冬迦南(Kedonganan),两名年轻的渔夫正驾舟回到岸边。传统小规模渔业是这个群岛国家人民重要的营养和收入来源。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今年 7 月,印尼前渔业部长艾迪·普拉博沃(Edhy Prabowo)因受贿取消龙虾幼苗出口禁令而被法院判处五年监禁

这一判决得到了环保人士和渔业组织的广泛赞扬。但是这个由印尼肃贪委员会(Corruption Eradication Commission ,简称KPK)发起诉讼的案件也表明,印尼已经不再是可持续海洋政策的“模范生”。

两年多之前,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出乎意料地任命艾迪为渔业部长,而非继续任用时任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Susi Pudjiastuti)。苏西任职期间采取炸毁非法渔船等强硬手段打击非法捕鱼,这让她在印尼颇受欢迎。而在佐科的第二个任期之初接任这一职位的艾迪却取消了苏西的几项政策,因为总统开始更加注重推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而不是长期的可持续实践。

谈到佐科2019 年连任以来的变化时,绿色和平组织印尼分部的海洋活动家阿里夫沙(Arifsyah)表示,“总统还是原来的总统,但政策方向已经变了。我们经历了几次重大的倒退,仍然没有从当前政府身上看到任何进步的迹象。”

Workers on an industrial fishing vessel unload buckets of frozen skipjack tuna at the port of Benoa in Bali. Business licences are mandatory for vessels like this to operate in Indonesian waters
巴厘岛的伯诺阿港(Benoa),一艘工业渔船上的工人们正在卸下一筐筐的冻鲣鱼。这类渔船若要在印尼水域作业必须获得许可证。然而,小型渔民们抱怨说,由于许可证是颁发给企业,而不是单条渔船,有时候大船队用一张许可证就可以作业。这给渔业资源带来了过大的压力。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在印尼肃贪委员会宣布对艾迪提起诉讼后不久,2020年12月,萨克迪·瓦赫尤·特伦戈诺(Sakti Wahyu Trenggono)继任渔业部长一职。这位新部长的已经做出了一些积极的改变,但他是否会回到苏西那种更引人注目、更有效和更受欢迎的政策,还有待观察。

从可持续管理到经济优先

印尼拥有超过1.75万个岛屿,海洋占其疆域面积的四分之三以上。作为印尼经济的核心,渔业贡献了约270 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提供了700万个工作岗位,供应了该国一半以上的动物蛋白摄入量。

Fishers on Kedonganan beach in Bali untangle last night’s catch from their hand-pulled nets.
巴厘岛的克冬迦南。岸边,渔民们正在整理前一晚用渔网手工拖上来的渔获,其中大部分都是沙丁鱼或浅水珊瑚礁鱼类。渔民们要么自己留着食用这些鱼,要么把它们拿到巴厘岛最大的传统鱼市——克冬迦南鱼市上销售。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尽管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但其在全球渔业和海洋决策中的作用却相对较小。而2014年佐科选择苏西担任其政府首任渔业部长时,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苏西虽然鲜为人知,但凭借丰富的渔业经验,她站在印尼渔民的立场上采取的果断行动很快就在全球掀起了波澜。

在担任印尼渔业部长的五年间,苏西采用了一种强硬的、数据驱动的政策,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扣押和炸沉在印尼水域非法捕捞的外国船只。她还公开了印尼的船只跟踪数据,并推动减少小型渔民危害环境的捕捞行为。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环境安全项目主任萨莉·约泽尔(Sally Yozell)说:“在面对损害渔业社区利益和破坏渔业资源的大规模商业性渔业时,她愿意向权贵发起挑战。”

Indonesia fisheries: Workers on a floating farm near the village of Serangan in Bali winch up a lobster cage for cleaning and feeding
巴厘岛塞朗甘村(Serangan)附近的一个海上养殖场,工人们拉起龙虾养殖箱进行清扫和喂食。这个养殖场主要使用从巴厘岛西岸内加拉(Negara)海域捕捞到的野生龙虾幼苗开展养殖。2016年,印尼前任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颁布的龙虾幼苗出口禁令的目的之一就是鼓励这类龙虾养殖场的发展。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2016年,苏西提出了龙虾幼苗出口禁令。越南和中国等国的龙虾养殖业都需要进口龙虾幼苗。这些幼苗先是在印尼水域被捕获,然后被运往国外的水下网箱中生长,待长成后出售,利润空间巨大。

印尼是少数能够大量出口龙虾幼苗的国家之一。在禁令实施之前,龙虾幼苗存量已因大规模捕捞而面临枯竭。印尼政府也希望通过限制出口来鼓励国内龙虾养殖,为沿海社区带来收入。

除了炸沉非法捕捞船只外,苏西还出台政策,禁止使用一些有害于环境的捕捞方法,例如底拖网捕捞,因为这种方法会刮擦海底,危害珊瑚礁生态系统和底栖物种。得益于这些政策,印尼的渔业健康状况得到改善。研究表明,印尼水域的生物量有所增加,非法捕捞活动也有所减少

塞朗甘村海上龙虾养殖场工人帕克∙梅德∙特里姆(Pak Made Trim)手中拿着两只自己养的龙虾。今年6月,龙虾幼苗出口禁令恢复。根据该禁令,龙虾长到200克以上才能销往海外。但由于疫情导致运费上涨,再加上价格缺少国际竞争力,这家养殖场选择目前只在国内市场销售龙虾。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而艾迪上台后,炸沉非法船只的做法停止了,底拖网渔船又回来了,与非营利性组织全球渔业观察(Global Fishing Watch,GFW)的数据共享也终止了。

全球渔业观察亚洲区经理罗可容(Ko-Jung Lo)表示,2019 年苏西离职以来,印尼渔业部的领导层和工作人员发生了多次变动。“由于这些变化,我们与该部的协议续期被推迟,因此,印尼暂时停止了向我们的地图提供船舶监测系统数据。”

前途未卜

并非所有人都对苏西的政策感到高兴。在首都雅加达和商业利益群体中不乏她的反对者,再加上政府决策开始更加偏重于经济,这些都导致她被替换。

“这样一位致力于在世界第二大海鲜生产国推动渔业可持续管理的政府官员被取代,让全球各地的观察者都感到失望,”约泽尔说,“她真的是在努力平衡渔业可持续管理和这个产业的经济需求。”

巴厘岛的伯诺阿港,被扣押的本地和外国渔船在等待接受处罚。其中一些渔船是在苏西任内因为非法捕捞被查扣的。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阿里夫沙说,新任渔业部长萨克迪·瓦赫尤·特伦戈诺比其前任更愿意与民间团体接触,并一直与苏西保持联系。今年7月,萨克迪再次针对破坏性的围网捕捞和拖网捕捞颁布禁令。不过,仍有人担心印尼渔业部可能会向外国渔船发放在印尼海域作业的许可证。

印尼非政府组织EcoNusa的首席执行官布斯塔·迈塔尔(Bustar Maitar)表示,减少外国渔船许可证数量“肯定会为小渔民提供更大空间。”他补充说:“这样一来,印尼本土渔民就可以在本国的水域捕鱼。”

正在修补渔网的渔民史拉麦(Slamet)。他来自爪哇岛,已经在巴厘岛住了30多年。工业渔船给他这样的小型渔民带来的竞争令他感到愤怒。这些工业渔船 “一网就可以捞起成吨的鱼”。据他描述,工业渔船会用聚光灯诱捕鱼,“这么做会摧毁这里渔业资源。苏西当部长的时候,灯光诱捕是违法的,但现在不是了。” 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同样引发担忧的还有印尼的《综合就业法案》(Omnibus Law on Job Creation)。去年年底,这份长达1028页的法案颁布。这是数十年来印尼法律法规经历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修订,共计修改或废除了79部不同的法律,涉及土地使用、环境影响、基础设施等多个方面。它为在没有恰当地征询地方意见和进行环境影响评估的情况下,加快港口、燃煤电厂和填海造地等环境危害性项目的上马提供了可能。

阿里夫沙说:“我们担心《综合就业法案》会在地方上造成更多冲突,因为环境和沿海社区的利益将不再被优先考虑。”

尽管印尼渔业部的政策立场存在不确定性,全球渔业观察仍然在与地方政府和组织合作,尤其是聚焦于苏西在她的第一个任期内无法解决的挑战——管理小型船只。

伯诺阿港海岸警卫站门外,印尼水警的刚性充气艇整装待发。这些充气艇每天出巡两次,主要监督无证作业的渔船。图片来源:Daniel Darmawan / 中外对话海洋

“小型渔业是印尼许多社区重要的营养和收入来源。然而,占印尼渔业部门近九成的几乎整个小型渔业部门却没有受到监测和报告,”罗可容说,“我们希望通过价格更便宜的跟踪技术和更完善的监测数据,为印尼小型渔业部门推广合法、有报告和受监管的捕捞活动提供支持。”

阿里夫沙希望萨克迪和佐科总统回归苏西的渔业管理模式,这包括在全球会议和谈判中发挥积极作用。

阿里夫沙说:“让印尼重新展现在国际论坛的领导力。共担挑战,积极落实拯救海洋环境和结束人口贩运的承诺。这是我们希望现任部长能够推进的工作。”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