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64x64/fisheriesCreated with Sketch. 渔业

中西太平洋金枪鱼配额调整操之过急

由于模拟数据显示资源量回升,从今年开始,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管辖海域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捕捞配额将大幅提升。创绿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丁雨田认为此刻提升配额为时过早。
  • en
  • 中文
<p>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根据2021年1月15日的更新显示,除了南方蓝鳍金枪鱼之外,其他六种最主要的商业捕捞金枪鱼种群都面临种群下降风险(包括太平洋蓝鳍)。图片来源:Nobuo Matsumura/Alamy</p>

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根据2021年1月15日的更新显示,除了南方蓝鳍金枪鱼之外,其他六种最主要的商业捕捞金枪鱼种群都面临种群下降风险(包括太平洋蓝鳍)。图片来源:Nobuo Matsumura/Alamy

2021年12月7日闭幕的中西部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CPFC)第十八届年会上宣布,各方就自2022年起将30公斤以上大型蓝鳍金枪鱼的捕捞量配额比2021年增加15%达成协议,而30公斤以内的小型蓝鳍金枪鱼则维持现状。这是2015年后一直沿用的捕捞配额出台后,首次增加配额,而且提出了特别举措:上一年未使用完全的配额可挪用到下一年的最高量,从整体配额的5%提升为17%,这一制度将在今后三年内有效。

配额上升的原因,是资源量上升。下图所示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总生物量,显示出近十年来理想而乐观的增长。该图是由WCPFC渔业委员会的科学委员会提供的模型模拟结果,被普遍认为是目前配额上升的科学依据

在WCPFC管辖海域,生活着多种金枪鱼,不同金枪鱼物种在生物量报告中显示了不同的变化趋势——大眼金枪鱼生物量仍然处于历史较低水平,黄鳍金枪鱼生物量有所好转,但蓝鳍金枪鱼是唯一相应提升配额的。部分金枪鱼鱼种的恢复令人欣喜,它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十多年来各国为可持续渔业付出的努力开始得到正向回馈,这无疑是可持续渔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在形势向好的同时,笔者仍然认为现在提升捕捞配额为时尚早。

提升配额依据的基础数据存在争议 

太平洋蓝鳍金枪鱼(PBF)资源评估使用的捕捞数据,主要来自日本延绳钓船提供的捕捞日志数据。作为中西太平洋海域最大的金枪鱼捕捞国,日本的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捕捞配额占据了全部配额的78%,日本船队也贡献了近八成的捕捞数据。这些数据对金枪鱼资源的监测和评估有重要价值,但它们值得怀疑。

日本延绳钓船提供的捕捞日志数据,是包括WCPFC在内的多个区域渔业管理组织(RFMO)对世界大多数主要金枪鱼(如北部和南部蓝鳍金枪鱼、黄鳍金枪鱼、大眼金枪鱼)进行种群评估的核心内容。从捕捞数据中估计的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CPUE)指数是太平洋蓝鳍金枪鱼资源评估最重要的数据之一。

什么是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

单位捕捞努力量渔获量(CPUE)指总渔获量除以捕捞努力量,可用每船日的渔获公斤数表示。CPUE下降表示鱼类种群无法满足当前的捕捞水平;增加则表示鱼类种群增长。CPUE的计算依赖于数据的准确性。

不过,可用于评估日本捕捞数据准确性的信息非常少,这些数据几乎没有经过独立监测或上岸量检查等交叉核实:由区域渔业组织管理的国际渔业中,一般认为非法、不报告、不受管制(IUU)捕捞的主要来源是来自非缔约方或方便旗船只(为逃避本国监管、税收等在缺乏有效管理的国家注册的船只)。正式成员国或合作的非成员国的渔获量和努力量数据通常被区域渔业组织认为是准确的,它们报告的渔获量和努力量统计数据无需进行独立监测或核查。不过,南方蓝鳍金枪鱼保护委员会(CCSBT)的科学委员会则一直在呼吁,为了更科学的种群评估,应对捕捞作业进行独立监测。

Tuna Auction at Katsuura Fish Market in Wakayama, Japan
日本和歌山胜市渔市上售卖的金枪鱼。图片来源:Matjaz Corel / Alamy

CCSBT年度报告中显示2006年一个独立匿名小组对日本市场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审查,涉及蓝鳍金枪鱼的渔获量。基于这一审查,南方蓝鳍金枪鱼保护委员会(CCSBT)得出结论,至少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延绳钓渔船的蓝鳍金枪鱼渔获量中就一直存在大量的没有被纳入统计的IUU渔获。虽然该调查存在争议,这些非法捕捞的船队的国籍有不确定性,但CCSBT科学委员会的最终假设是,其中很大一部分不被报告的渔获是由日本延绳钓船捕捞的。

此外,因为日本是蓝鳍金枪鱼的主要消费国,日本也成为“提升配额”的最大游说集团。自2018年开始,日本连续四年向WCPFC提出增加配额的提案,数额从15-20%不等,理由是太平洋蓝鳍金枪鱼正处于恢复阶段。然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反对这一提议,认为其种群数量仍然很低。而2021年底的这次会议中,或许是评估显示资源持续提升起了作用,该提案意外得到了各国的支持。

鉴于日本渔船报告的数据核查的困难程度,日本极大的蓝鳍金枪鱼消费量与利益诉求,日本为了推动配额提高所付出的政治努力,以及其进行IUU捕捞的可能性,我们有理由质疑来自最大利益相关方的数据的准确性和全面性。

初见增长就要多捕捞吗?

即使太平洋蓝鳍金枪鱼种群真如WCPFC模型评估那样初见起色,种群数量有所增长,大幅度增长配额仍不是一个明智的举措。仅仅因为一个物种比10或15年前的情况有所好转我们就去捕捞更多,显然背离了可持续捕捞的一些初衷。常年的过度捕捞导致了金枪鱼资源锐减,在资源恢复的同时,旧账也不能不补。

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目录(2021年1月15日更新),除了南方蓝鳍金枪鱼之外,其他六种最主要的商业捕捞金枪鱼种群都面临种群下降风险(包括太平洋蓝鳍)。可见对这些金枪鱼的捕捞管理不得不慎重。金枪鱼联盟董事汤姆·皮尔克斯也撰文呼吁WCPFC委员会完善捕捞管理计划,以保障管辖区域内金枪鱼的可持续捕捞。

仅仅参照十多年前的情况,就认为可以放宽捕捞限额,离真正健康的海洋只会越来越远。

更何况,即使按照WCPFC的模拟数据,太平洋蓝鳍金枪鱼当前生物量,与有捕捞记录以来最丰富的时候,也相差甚远。

健康的海洋早就离我们远去,漫长的人类工业化捕捞历史上,物种资源丧失是一个逐步发生的过程。捕捞初期的数据并不丰富且难以验证,但仅仅参照十多年前的情况,就认为可以放宽捕捞限额,离真正健康的海洋只会越来越远。

为了更佳的经济和生态效益,在短期内采取更大范围、更为严格的保护措施,在科学事实不充分的情况下实施更加稳健的捕捞策略,是实现可持续捕捞更长远理性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