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64x64/fisheriesCreated with Sketch. 渔业

西非:过度捕捞带来的经济困局

非法捕捞和不公平的国际渔业交易重创鱼类种群,摧毁就业机会,导致成千上万的人离开西非。
  • en
  • 中文
<p>西非海域蜂拥而至的外国拖网渔船、与外国政府签订的不公平渔业协议,以及法律薄弱、执法不力等因素都助长了该地区的人口外流。图片来源:Aliu Embalo / 中外对话海洋</p>

西非海域蜂拥而至的外国拖网渔船、与外国政府签订的不公平渔业协议,以及法律薄弱、执法不力等因素都助长了该地区的人口外流。图片来源:Aliu Embalo / 中外对话海洋

鱼类是西非人民至关重要的营养和生计来源。据估计,2019年该地区水域的渔获量约550万吨。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西非有近700万人直接依靠渔业活动获得食物或就业。

但许多因素正导致鱼类资源枯竭,当地经济陷入困难,进而造成当地人口向欧洲的非正常外流。这些因素包括外国拖网渔船大量涌入该地区水域,当地与外国政府签订的不公平渔业协议,以及法律薄弱和执法不力。

专家称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他们认为西非国家应该:作为一个集体共同努力,确保能够达成更公平的渔业协议;投资监测与监督以阻止非法捕捞;实施相关政策,更好地保护鱼类种群赖以为生的海洋生态系统。

当前事态

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3年间,超过90万移民通过非正常途径,以海路和陆路经由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抵达欧洲。据估计其中26%来自西非和中非。

入欧之旅非常艰险,许多人还没到欧洲就被遣返,还有人则中途殒命。

国际移民组织报告称,今年1月至3月有532人在试图横跨大西洋和地中海的过程中失踪,主要原因是溺水、脱水和体温过低。

2021年,努哈·恩杰(Nuha Njie)曾试图乘坐一艘渔船离开冈比亚沿海小镇贡朱尔(Gunjur)。他本打算前往摩洛哥,并从那里进入欧洲。现在他已经回到贡朱尔卖鱼了。

他告诉中外对话:“离开前,我曾想在码头附近租个店面卖鱼,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没成。”恩杰解释说,开这样一家店可以给其他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例如当店员或者鱼商。他还说:“据我所知,政府也没有提供什么贷款或者援助来帮助我们购置船只等捕捞工具,有了这些工具我们本可以留下来工作。”

各种问题也层出不穷。恩杰说,工业拖网渔船有时会损坏或毁坏当地渔民布下的渔网。虽然这种情况通常并非有意,但它“影响了渔获量,进而导致市场上总是没有鱼卖。”这种情况还经常会导致手工捕捞业者和工业拖网渔船之间的冲突。

man sitting on and mending fishing net
西非当地的小规模捕捞业者经常面临外国工业拖网渔船的竞争,导致大量渔民为了寻求更好的经济前景而迁往其他地区。图片来源:穆斯塔法·曼内 / 中外对话海洋

恩杰还指责拖网渔船违反规定,在“禁渔期”内捕鱼。为了保护鱼类种群繁衍,政府规定了六个月的冬季“禁渔期”。他解释说,经常为中资鱼粉工厂供货的塞内加尔渔船有时候的确会在禁渔期内捕鱼。“遗憾的是,冈比亚政府本应该严格执行禁渔期的规定,可他们却没有。”

冈比亚2008年的新版《渔业条例》(Fisheries Regulations)规定,拖网渔船不得在距离海岸12海里以内的水域进行捕捞作业。然而,与几内亚比绍和塞内加尔的渔业法规不同的是,这份条例并没有具体说明各种违法行为所应受到的处罚。通常这就意味着拖网渔船只会受到最低的处罚,甚至只需贿赂政府官员就能逍遥法外。

塞内加尔北部法蒂克省(Fatick)米西拉村(Missira)的渔民西亚卡·费伊(Siaka Fai)称,尽管塞内加尔有相关规定,但渔业协议——以及随之而来的工业拖网渔船——正在破坏海洋资源。费伊说:“我们的政府签署了这些捕捞协议,并给其他拖网渔船发放了在我们水域作业的许可证……他们的捕捞能力更强,所以甚至在我们可以进入的水域周围,我们也得跟他们竞争,结果就是小规模捕捞业者的渔获量非常少,让人很是沮丧。”

人们为何离开?

国际支持渔业工人协会(International Collective in Support of Fishworkers)的数据显示,非法捕捞已导致西非损失了超过30万个手工或传统渔业工作岗位。结果就是这些人不得不去其他行业,或到国外寻找工作。

新冠疫情加剧了非正常的人口流动。2022年1月联合国发布的一份关于西非极端贫困问题的报告显示,“近2500万人的基本粮食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比2020年高出34%。”

历史上有过这样的先例。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全球倡议(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sed Crime)的一份报告称,2005年和2006年,塞内加尔鱼类资源崩溃,近3.6万西非人(主要来自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逃往加纳利群岛,试图从那里进入欧洲。

接受中外对话采访的许多来自冈比亚和塞内加尔的非正常移民及其家人表示,到欧洲寻找更好的生存空间是他们离开的主要动机。

吾耶·萨尼扬(Wuyeh Sanyang)的家人称,和恩杰一样,萨尼扬也是在2021年乘船离开贡朱尔,他乘坐的那艘船上据说载着100多名冈比亚年轻人。那之后,他便杳无音讯了。

“离开前他一直在说我们家经历的困难。”萨尼扬68岁的母亲萨莉巴·塞萨伊(Sariba Ceesay)谈到儿子离开的动机时说:“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祈祷我们能够团聚。”

“对我而言最可悲的就是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不利于西非各国的交易

多年来,渔业部门给冈比亚人,尤其是找工作的年轻人带来希望。但是近来,随着地方政府与工业捕捞者签署了新的捕捞协议,这种希望已经破灭。

冈比亚渔业与水资源部网站显示,在该国水域合法作业的渔船中有90%是外资渔船。在这个不大的国家中,目前有五家企业获准加工鱼粉和鱼油。

2018年10月,冈比亚和欧盟签署了一项为期六年的渔业协议,欧盟船只有权每年在冈比亚水域捕捞3300吨金枪鱼和750吨鳕鱼。欧盟每年为此支付55万欧元。

people throwing ice onto large display of fish
冈比亚沿海的渔获登陆点潭吉(Tanji),工人们正在向新鲜的渔获上洒冰。图片来源:林子晴

环境科学家阿卜杜卡里姆·萨内(Abdoukarim Sanneh)2019年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欧盟与冈比亚的协议还包括合作打击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简称IUU)的捕捞活动,但仍构成“贸易不公”。他说,该协议和渔业许可证对当地手工捕捞者构成了重大威胁。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的一份报告显示,塞内加尔也存在类似情况。渔业占塞内加尔国民生产总值的3%以上,大多数受益者是手工捕捞者和渔业加工者,该行业创造了5.3万个直接就业岗位,超过50万人依赖渔业为生。报告指出,过度捕捞、污染和气候变化对该部门就业市场的威胁最大。

美国农业部与全球农业信息网络(Global Agriculture Information Network)2022年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渔业占塞内加尔出口的10.2%,2021年创造收入4亿美元。

但和冈比亚一样,塞内加尔也和欧盟签署了一项渔业协议。协议是在2014年签订的,允许多达38艘欧盟船只在塞内加尔水域捕捞作业,而欧盟为此支付869万欧元。主要协议虽于2019年到期,但双方通过新协定延长了该协议。除了欧盟船只外,还有其他外资工业拖网渔船在塞内加尔水域捕捞。

“双重打击——没鱼又没钱!”

研究人员在2019年的一篇论文中分析了欧盟所谓的可持续捕捞协议,并指出这些协议对西非国家造成了损害。论文作者在随后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俄罗斯等其他国也参与其中。

这种开发模式加剧了社会经济不平等,使很多人感到绝望,选择移民。
阿利乌·巴,绿色和平非洲海洋项目高级经理(临时)

撰写可持续渔业相关文章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拉希德·苏迈拉(Rashid Sumaila)教授称,西非在协议中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因为这些国家收到的钱只相当于其海洋资源价值的一小部分。“西非的渔业社区失去了鱼,却没有收到任何钱,因此他们受到了双重打击——既没鱼又没钱!” 苏迈拉说道。

绿色和平非洲海洋项目高级经理(临时)阿利乌·巴(Aliou Ba)认为,西非海洋和社区面临的主要威胁是海洋和陆地资源遭到不可持续的开发,而这往往是不公平的协议、新殖民主义做法和IUU捕捞造成的。

阿利乌·巴说:“这种开发模式加剧了社会经济不平等,使很多人感到绝望,选择移民。而欧洲的边境政策让这种情况变得非常危险。”

金融透明联盟(Financial Transparency Coalition)2022年的一份报告显示,IUU捕捞每年给西非国家造成约94亿美元的损失。

有何解决方案?

阿利乌·巴强调,有“太多”非洲年轻人在出去寻找更好的生活时失踪。他说:“各国政府现在应该做的是投资海洋监测与监督,同时制定能够创造希望和持久就业机会的可持续发展政策。”

为了鼓励渔业企业增加当地就业,“需要加大包括补贴在内的渔业投入,帮助当地渔民购置船只和存储设备。”冈比亚移民专家布巴卡尔·辛哈特(Bubacarr Singhateh)说。

他还说,有必要制定相关政策,通过可持续捕捞来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同时确保渔业违法者(如在保护区内捕鱼和非法使用大网等)支付赔偿金,保证受影响的当事人获得合理赔偿。

西非各国政府已经开始制定强有力的渔业政策,从而确保当地渔民的未来。

冈比亚2018年发布的最新渔业和水产养殖政策把让冈比亚人“充分参与”工业化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与管理设为主要目标,并力求发展冈比亚人的能力,从而使渔船上熟练劳动力岗位中冈比亚人占到30%,同时通过“陆上增值活动”,如鱼类熏制及其他加工活动等创造就业机会。

塞内加尔也出台了各种具有进步意义的政策,包括最近在粮农组织推动下签署了《港口国措施协定》,这是首个专门针对IUU捕捞的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

然而,这些政策要想真正取得成功,政府就必须停止签署可能危及该地区鱼类种群的协议,例如与欧盟签署的协议就助长了对当地鱼类物种的过度捕捞和过度开发。他们还必须打击在冈比亚、塞内加尔和几内亚比绍作业的中国拖网渔船,这些渔船目前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可持续捕捞的原则。

今年,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过度捕捞对冈比亚沿海村庄萨尼杨(Sanyang)的破坏性影响,并指出外资工业拖网渔船和鱼粉厂给当地生计、粮食安全、人权造成的破坏尤为严重。

国际特赦组织西非与中非区域主管萨米拉·达乌德(Samira Daoud)在报告随附的一篇文章中称:“冈比亚当局必须紧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追究他们的责任,保护受影响社区的人权,包括他们的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

苏迈拉建议,西非国家与其他国家达成渔业协议时,为确保公平,“他们需要像太平洋岛国那样,集体行事。这将提高整个区域的议价能力,帮助其获得公平的资源价值份额。”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