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64x64/fisheriesCreated with Sketch. 渔业

肯尼亚:发展海水养殖以满足国内需求

随着野生渔获量的减少,肯尼亚越来越依赖进口。尽管政府计划发展海水养殖,但却遭遇了一系列问题。
  • en
  • 中文
<p>在肯尼亚东南部沿海小镇希莫尼(Shimoni)的港口鱼市,一名商贩提起一只章鱼准备称重。由于过度捕捞导致野生渔获量减少,该国正在寻求发展水产养殖业。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p>

在肯尼亚东南部沿海小镇希莫尼(Shimoni)的港口鱼市,一名商贩提起一只章鱼准备称重。由于过度捕捞导致野生渔获量减少,该国正在寻求发展水产养殖业。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肯尼亚的一个问题正在日益突出:这个国家越来越依赖鱼类进口。虽然鱼类年消费量已增至60万吨,但天然捕捞量正在减少,全国鱼类产量为40万吨。肯尼亚目前主要靠从中国进口来弥补供应缺口,中国占其进口额的83%,其次是挪威、坦桑尼亚、印度和乌干达。

为扭转这一趋势,肯尼亚水产养殖须着眼于本国湖泊和印度洋这些已经被过度捕捞的地区以外的区域。因此,政府和当地渔民越来越寄希望于“海水养殖”来养活肯尼亚不断增长的人口。海水养殖是在海水中培育和养殖鱼类,这也是肯尼亚与世界银行达成的一项1亿美元协议的重点内容。

渔业政策专家表示,肯尼亚的海水养殖要想蓬勃发展,就必须建设和发展鱼苗孵化场,提高必要的鱼苗(即幼鱼)产量并更新养殖技术。世界银行的项目可以帮助实现这些目标,但发展过程中却遭遇了一些挫折,包括工程延误和实施困难。

1亿美元渔业资金

2020年3月,世界银行资助的肯尼亚海水养殖计划——海洋渔业和社会经济发展项目 (Marine Fisheries and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Prohect,简称KEMFSED) 启动。该项目除了要缓解肯尼亚对鱼类进口的依赖之外,还旨在促进该国渔业的可持续性和提高沿海渔业社区的收入。

根据该项目,该国海洋和渔业研究所正在筹建国家海水养殖资源和培训中心(National Mariculture Resource and Training Center,简称NAMARET)。 这个耗资800万美元、位于夸勒县(Kwale County)东南沿海小镇希莫尼(Shimoni)的开发项目目前正在建设之中。

Man speaking while standing next to waist-height blue tank
希莫尼海滩管理部门负责人里沙德∙哈米西(Rishad Hamisi) 站在国家海水养殖资源和培训中心的孵化罐旁。该中心仍在建设中,孵化场仅部分运营。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NAMARET 将重点建设一个大型海洋孵化场,用于培育满足海水养殖需求的鱼苗和仔鱼。该中心还将培训养鱼户如何在网箱和池塘中养殖贝类、有鳍鱼类、虱目鱼和兔鱼。

中外对话海洋采访了肯尼亚海洋与渔业研究所助理所长、海水养殖学家戴维·米雷拉(David Mirera)。他表示,这个孵化场应该会改变肯尼亚海水养殖业的格局。米雷拉表示,NAMARET还将为小规模养鱼户提供他们往往难以负担的鱼类加工和冷藏服务。

夸勒县的海水养殖农民欢迎 NAMARET的到来。这里的马孔盖尼(Makongani)村有一个名为巴拉卡妇女保护组织的海洋养殖团体。该组织主席姆瓦利姆·玛丽亚姆(Mwalimu Mariam)告诉中外对话海洋,NAMARET将提高他们的渔业生产能力,还不需要他们购买鱼种。

Four women in colourful clothing stand on the bank of an artificial pond
巴拉卡妇女保护组织的成员察看马孔盖尼村附近离希莫尼海岸不远的鱼塘。他们欢迎 NAMARET,希望它能帮助他们增产。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FAO) 肯尼亚渔业协调员爱丽丝·杰西(Alice Jesse)表示,肯尼亚仔鱼供应短缺,迫使一些养鱼户在沿海水域捕获野生幼苗来补充自己的池塘。这种做法干扰了自然繁殖过程,并与野生捕捞渔民产生了直接竞争。

米雷拉表示,除了NAMARET 设施之外,该研究所及其合作伙伴还计划协助养鱼户建立家庭海洋孵化场来生产罗非鱼仔鱼。米雷拉表示,该计划2022年先是从基利菲(Kilifi)、蒙巴萨(Mombasa)和夸勒县开始,最终将满足肯尼亚沿海各县的仔鱼需求。

海水养殖项目受挫

然而,由于工期延误,其中许多规划被搁置。该中心还未发布正式的挂牌日期,而且米雷拉表示NAMARET的孵化场只是部分运营。

社区渔业管理团体希莫尼海滩管理部门负责人里沙德·哈米西(Rishad Hamisi)告诉中外对话海洋,NAMARET的建筑承包商未能达到预期标准。他表示,政府目前正在寻找其他建筑商:“这是一项总统指令,我们希望尽快完成。”哈米西补充说,项目延误影响了就业并产生了额外的成本。

此外,世界银行7月份的状态更新中认为KEMFSED的总体进展“不太令人满意”。

A concrete building under construction, low white building in foreground
NAMARET的建设目前处于停滞状态,有关方面正在寻找新的建筑承包商。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Inside of a building without walls, containing large blue tanks and plastic sheets on the floor
这个设施相对专业,很难找到有这方面经验的承建方。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米雷拉指出,新冠疫情和随之而来的劳动力减少导致了工期延误:“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过程并不缓慢;因为这是一个专业领域,并且当地没有专业人士,所以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合适的承包商来完成这项工作。”米雷拉补充道,为了加快该项目进程,世界银行正从澳大利亚提供技术支持。

艰难的海水养殖路

肯尼亚拥有 640 公里的海岸线,那里多产的海湾和小溪为海水养殖的蓬勃发展提供了机遇。然而,肯尼亚海水养殖业的发展长期以来一直命运多舛。

20世纪80年代末,肯尼亚渔业部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开始发展海水养殖业,建立了恩戈梅尼海虾养殖场(Ngomeni Prawn Farm),并在此基础上又衍生出了两个养殖场,但后来随着资金被撤走,这个企业也倒闭了。

尽管如此,其养殖品种仍扩展到牡蛎、螃蟹、虱目鱼和海藻等,但效果有好有坏。 例如,20世纪90年代,姆特瓦帕溪(Mtwapa Creek)和加齐湾(Gazi Bay)的牡蛎产量达到了1000万颗,但由于市场消纳能力不足导致该行业无法持续下去。

Women bend over to plant mangrove seedlings
巴拉卡妇女保护小组的成员正在照料红树林幼苗,这些树苗将被种植在加齐湾,以帮助保护那里的生态系统和牡蛎生长。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Mangrove partially submerged in water
生长在植物根部的牡蛎。这里是距希莫尼海岸200公里外的米达溪红树林,那里是牡蛎的自然栖息地,也是渔民通过捕捞牡蛎来支持当地旅游业的地方。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2015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了《区域海岸状况报告:西印度洋》(Regional State of the Coast Report: Western Indian Ocean)。关于肯尼亚,报告的结论是,该国的海水养殖部门尚未“实现其经济或生态潜力”。原因在于政府政策相互矛盾、缺少投资和专业技术、缺乏常态化的捐赠型项目,以及难以进入国际市场等。

其中一些因素今天依然存在,但过度捕捞导致肯尼亚内陆淡水和野生海水渔获量下降的状况也依然没有改变。因此,政府和当地渔民再次推动海水养殖的发展。

国家政策支持

肯尼亚停滞不前的海水养殖业缺少政府政策或法律框架的支持。

米雷拉表示,肯尼亚现有的渔业管理政策已经过时,并且侧重于海洋捕捞。他补充说,肯尼亚海洋和渔业研究所目前正在审查和修订这些政策,“之后将制定一项战略来落实这项政策”。

米雷拉补充道,肯尼亚的海洋养殖业要想可持续发展并得到充分监管,一套全面且一致的国家政策至关重要。他设想肯尼亚的海水养殖法案应该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需要确保为打算从事海水养殖的投资者提供一站式服务,以保证整个流程的顺畅。”

Man stood in a murky river next to several rafts
漂浮在米达溪(Mida Creek)中的蟹笼。笼中可持续养殖的螃蟹经过在这里的半咸水中育肥后便供应给当地一家名为 The Crab Shack的 餐厅。社区的这一举措是为了帮助保护周围的红树林。图片来源:贾斯丁·万扎拉 / 中外对话海洋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爱丽丝·杰西表示,肯尼亚从事海水养殖的农民和小企业主对于养殖的品种、产量以及瞄准的市场通常知之甚少。若要实现肯尼亚的海水养殖目标,就需要解决这些知识缺口。她表示,政府政策必须“让沿海社区充分参与进来,从而采用这些技术”。

中外对话曾联系肯尼亚农牧渔业部请其置评,但尚未收到回复。

翻译:BAIHUI